理发二事(旧作)

杏坛鄙者2018-11-09 02:13:39

理发二事(旧作)


昨天下午,我到一理发店理发。店里有两名师傅,都是不到20岁的女孩子。一名师傅给我理发时,进来一名中年妇女,手里拉着一个不到十岁的孩子。

另一名女孩正要打招呼,这个妇女径直就问:“你们会不会理小孩子的头?”这话谁听了也来气。这家理发馆已经是座老店了,师傅们虽然年轻,可手艺不错,每次我都在这里理板寸。

这名女孩没好气地说:“我们这里什么年龄什么发型都能理。”那名妇女感觉到服务员好像带气,不高兴了:“我问的是你们会不会理小孩子的头,什么年龄不年龄!”这名妇女说完,就感觉到自己反问没有力度,因为人家小姑娘已经回答她了。于是她就改问:“你们这里给孩子理发多少钱?”“小孩子三元。”师傅回答。“我每次给孩子理发都是两元,你们这里怎么是三元?”妇女声音高了起来。女孩说:“我们这里一直就是三元,附近的理发店也都是三元,要不你去打听打听。”从女孩的口气里可以感觉到,她已经有些讨厌这个妇女了。

这名妇女呆了一分多钟没有说话。女孩问:“你们理不理发?”“当然理了,不理发谁会来这里?”妇女回答,“你们这里不是有一个20多岁的长头发女的,她理得好,让她给我孩子理吧!”“她已经辞职不干了,现在除老板外主要是我们两个人。”女孩回答。“那让你们老板给我们孩子理吧!”妇女又说。“我们老板今天不来!”年轻女孩对这名妇女已经没有了耐心。

这时,孩子说话了:“妈妈,就让这位阿姨给我理吧!”这位妇女这才让孩子洗头。

当女孩给孩子理发时,这名妈妈一直在孩子身边。

“这里留长点!”“这里留短点!”“以前那个女的给孩子理发时,这里理得特别好。”“你怎么把这里剪得这么薄!人家别人从来不剪这么薄?”……

“唉呀,疼!”孩子一声尖叫。原来,理发女孩一不小心,剪了孩子耳朵上一个小口。“你怎么理的?怎么这么不小心?”妇女喊起来了。

女孩没想到会出这事,“对不起,我去找创可贴!”女孩赶紧去找创可贴。拿来后,赶紧给小孩贴上。“疼吗?贴上就不疼了。”女孩问。“不怎么疼?”孩子说。“怎么不疼,那么大的一个口子,小孩子知道个啥?光这么贴怎么行,需要消毒,理发剪刀最脏了!”妇女打断了孩子的话。

“我们的剪刀都消过毒了,以前我们都是这么处理的。”女孩说话底气不是很足。

“消过毒了也不干净,你们以前这么处理不等于你这么处理是对的。”那名妇女理直气壮。

又过了一下会儿,孩子的头理完了。妇女问:“把俺孩子剪了个口子,还收不收钱?”这名女孩回答:“你爱给就给,反正我把你孩子剪伤了!”

“哎呀呀,你这人,剪伤我孩子,还挺有理。以后再也不上你们这理了。”话未说完,拉着孩子就走了。孩子了门口还问:“妈妈,还没有给钱呢?”“给什么钱?不让她们陪就够给她们面子了!”

女孩见她们走远了对另一个女孩说说:“本来我就没打算要她的钱,可是你听她说那话,简直让人受不了!”

这时,我的板寸也理完了,很精神。

昨天,我理了发。我尽管个头不高,但是五官端正,气派不俗,特别适合理平头。平头现在叫做“板寸”。记得高中时,有一次,我理了个板寸,班里有个同学第一次见我理板寸,惊呼我为“低仓健”。日本有个高仓健,我是“低仓健”。那次,我着实兴奋了几天。

刚到这个年级组,我的学生还没见过我理板寸什么模样。今天我特意穿上了休闲西装,一改头两天一身黑的严肃装束。

我趾高气扬的走在楼道里,迎面走来一个男生。尽管我对班里的学生不是很熟,但我肯定这不是我教的班的学生。这个学生迎着我说了一句:“理发了!”我下意识的“嗯”了一声。

我很高兴,这个年纪的学生可真有礼貌,不是自己的任课老师,也打招呼。再一想,也许自己的板寸太“高仓健”了,吸引了学生。

我的激动还没有持续一秒,只听得后面有个学生说:“我昨天理的发,怎么样,帅呆了吧?”

我回头一看,一个学生正用手捋头发呢,原来人家是给我后面的那个同学打招呼的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