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说法】称“清华”被使用,清华大学索赔300万

中南财经政法大学法学院2019-01-16 06:34:16



因认为江苏教育集团(香港)有限公司未经许可擅自在其经营的网站和教育机构名称中使用“清华”字样,清华大学以侵害商标权及不正当竞争为由将其诉至法院,要求立即停止侵权,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300万及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59290元。日前,海淀法院受理了此案。



案件回顾


原告清华大学诉称,其前身是1911年创建的清华学堂,现已成为一个设有理、工、文、法、医、经济、管理和艺术等学科的综合性大学,在全国高等院校中的影响不断扩大和加强。在实际生活中,“清华”已经普遍成为人们对清华大学的简称。1988年11月21日,清华大学经国家工商行政管理总局商标局核准,注册了“清华”商标,经注册续展,上述商标仍在法律有效保护期内。近期,清华大学发现江苏教育公司在其经营的网站突出使用了“清华”、“清华园”等商业标识,并且其经营的教育机构名称含有“清华”字样。


清华大学认为,江苏教育公司的行为使相关公众误认为其与清华大学存在某种联系,造成市场混淆,侵犯了清华大学的商标权。此外,“清华”、“清华园”是清华大学约定俗成的简称,江苏教育公司突出使用“清华”、“清华园”字样,使消费者对商品和服务的来源产生混淆和误认,对清华大学的声誉造成了不良影响。故诉至法院。


相似案例


案例一


2014 年1月22日,独山子区工商局执法人员发现辖区内某体育用品店销售的标有“JEEP”商标的各式上衣和裤子做工粗糙,业主无法提供正规进货票据。执法人员依法提取样品后送往相关单位鉴定。


 经“JEEP”品牌服装的授权企业广东利威制衣有限公司鉴定,当事人所售均为侵犯“JEEP”品牌商标专用权的服装。 经查,当事人高某于2013年12月底,从乌鲁木齐小西门以50元至135元的价格购进各式“JEEP”裤子、上衣等系列服装77件,并以一倍以上的价格在自己店内进行销售。对高某的上述侵权行为,独山子区工商局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第五十三条的规定对其作出罚款20000元及没收侵权服装的行政处罚。


案例二


2016年8月,乐清市市场监管局对当事人发布在乐清旭阳路的“海德公园 共迎G20”广告进行实地勘察、调查,发现当事人使用“G20 2016CHINA”文字及图形特殊标志。经查,当事人此案广告中出现的“G20 2016CHINA及图形”特殊标志没有得到授权使用,当事人也无法提供被授权使用上述特殊标志的相关证明。该局对当事人作出停止侵权行为和处以罚款1万元的决定。


案例三


2016年4月,平阳县市场监管局对位于昆阳镇的林姜姜网店及商品仓库实施检查,现场查获标注“BaBylissPRO”的卷发器120个,包装盒上标注“Scholl”的磨脚器250个及配件磨脚石120盒,包装盒上标注“Scholl”的磨甲器270个及配件磨甲石150盒。经查,当事人在未取得相关商标手续的情况下,通过QQ陆续购进标注“BaBylissPRO”的卷发器,包装盒上标注“Scholl”的磨脚器、磨甲器等,在其注册的2个阿里巴巴店铺网上销售。经辩认,这些产品均系商标侵权商品。该局对当事人作出责令停止侵权行为、没收销毁侵权商品和处以罚款6万元的决定。


案件分析


司法对驰名商标的认定


司法认定驰名商标有严格标准,但并不必然要求当事人逐一证明使用该商标的市场份额、销售区域、利税等相关事实,对于中国境内社会公众广为知晓且原告已提供基本证据的,可以对商标驰名的事实予以认定。驰名注册商标的跨类保护以“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为要件,跨类保护的范围应与其驰名程度相适应。如果使用被诉标识的行为容易使相关公众误以为被诉标识使用者与驰名商标注册人具有相当程度的联系,从而不正当利用了驰名商标的声誉,损害了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被诉行为构成对驰名商标的侵害。


驰名商标知名度作用


通常而言,驰名商标是在中国境内为相关公众广为知晓的商标,对其知名度的认定需从“相关公众”的角度进行判断。然而即便同为驰名商标,知名的程度亦存在差异,有的知名度极高的商标,其广为知晓的公众不限于“相关公众”,而是“社会公众”。对于在中国境内为社会公众广为知晓的商标,《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八条对原告举证范围和法院认定商标驰名事实的条件单独作出了规定,体现了对驰名商标中知名程度极高的这类商标在认定驰名事实方面的宽松对待。


本案适用法律


本案清华大学前身是1911年创建的清华学堂,1928年更名为国立清华大学。“清华”作为清华大学的简称,在中国境内已为社会公众广为知晓。本案的审理体现了对高驰名度商标合法权益的强保护,通过遏制不正当利用他人驰名商标声誉损害其利益的行为,净化市场,避免造成公众的混淆误认。


一审未认定本案“清華”商标驰名的理由是根据《商标法》第十四条及《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条、第七条、第八条的相关规定,清华大学没有提交相应的证据证明该商标近几年的市场份额、地域、宣传情况等事实。人民法院认定商标是否驰名,应以证明其驰名的事实为依据。


对此我国商标法及司法解释对商标认驰需考虑的各项因素以及相关事实的证明责任进行了规定,但为了避免机械司法,也赋予了人民法院一定的司法裁量权,在具体个案中可根据案件实际情况来确定商标认驰需要考虑的因素。


本案“清華”商标作为社会公众广为知晓的商标,清华大学已提供其商标驰名的基本证据,法院对本案商标驰名的事实应当予以认定。



驰名商标跨类保护范围掌控


本案审理的另一关键问题在于驰名商标跨类保护的范围掌握。


我国《商标法》(2001年修正)第十三条第二款对驰名注册商标的跨类保护以“误导公众,致使该驰名商标注册人的利益可能受到损害”为构成要件,《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涉及驰名商标保护的民事纠纷案件应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九条第二款对该要件进行了明确。


在司法实践中,驰名注册商标之间的驰名程度客观上存在高低不同的差别,不能要求对驰名程度不同的注册商标给予同等范围的跨类保护。驰名商标跨类保护的范围应与其驰名程度相适应,总体而言二者呈同向正比关系。


本案“清華”商标在学校、教育等服务领域已达到社会公众广为知晓的驰名程度,结合被告使用被诉标识以及相关标识的具体情况,相关公众容易误认为被告与清华大学具有相当程度的联系,从而不当利用了清华大学驰名商标的声誉,损害了清华大学的利益,通过驰名商标跨类保护对此种行为予以禁止,符合知识产权司法保护基本政策中“严格保护”的内在要求。



排版|焦广睿

来源|广东法院网、商标侵权经典案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