叫他第一剪

我再也瘦不下去2018-11-11 10:51:13

本篇文章共计1217个字,按照“瘦不下“来算法,折合成为1.2斤肉。

依据文章题材,我们将此文定性为“鸡肉类“。

产地,云南玉溪

鸡肉含有维生素C、E等,蛋白质的含量比例较高,种类多,而且容易被人体吸收利用,有增强体力、强壮身体的作用

当地市场价为13.00元/斤,适于热炒、炖汤、凉拌。

长肉愉快。




朋友闲聊时给我介绍了一个多年前名噪一时的理发师,说他年轻时候曾是当地的第一剪,每当过年过节城里当官做生意的都来排着队找他剪头发,但他人到中年仍然贪玩,直至家境没落。

出于对第一剪理发技艺的好奇,今天按着朋友给的指示去寻他的工作室。工作室很小的招牌挂在巨大的网吧招牌之下,同一幢楼里还有少儿美术辅导班,美颜美体工作室,沿着楼梯上去都是美颜美体的广告,楼道的窗户刚好被美容店红色的横幅遮盖住,映得台阶一片红。

上至三层仍没有见到理发店的指示牌,想着自己是不是找错了楼道,但还是继续往上爬找了找,四楼有一片探出去的露天平台,出了楼道左手边是一排单元房,楼下打着广告的店家都聚在这里,店面由单元房改成。第一家的窗户上就写着第一剪的名字,台伟美发工作室。

房间里东西很少却又显得杂乱,正门的墙角处放着简易沙发和茶几,茶盘搁在茶几边上,散开的茶饼堆在杂物上,没闻到茶香。正门对面的墙角放的是铺着长毛巾的洗头椅。室内唯一的一扇窗户他留给了自己的写字台,我进门的时候他挺着啤酒肚在写字台旁练字。只在写字台旁贴了一面镜子,镜前立着皮椅。见我进来他把笔搁下开始撕脚踝上的膏药,还让我等他一分钟让他撕完。也没问我要剪什么样的发型,直接就用刚撕完脚踝膏药的手来撸我的头发,我想着可能手艺人可能不拘小节吧,就忍住让他先去洗洗手的想法。

摆弄了一会儿我的头发他告诉我这剪短也挺好看问我要不要剪短,因为向来对手艺人迷之信任我让他按着他的想法来剪。然后第一剪举起推剪就开始哗哗推我的卷毛,知道推剪一上是难以收手的,我就没再有阻止他的念头了。

整个理发过程他只在最后修刘海的时候用了剪刀,其余都用推剪直接推。剪刀像是不常打磨,剪起头发来有些钝,老是能扯到我的头皮,没有特别不适,刚好让我感受一下头发与自己的分离。

写字台上的平板在放一个类似百家讲坛的节目,讲的是武将廉颇。听了一耳朵,讲到史记里说廉颇被免职之后,跑到魏国,赵王想再用他,便派人去看他的身体情况,廉颇为了表示自己的身体还行,特意在使者面前吃了一斗米十斤肉。听着节目主持人不算枯燥的讲述,望着镜子里第一剪的啤酒肚和刚扭伤在一瘸一拐挪动的右脚,猜想他在听廉颇的时候会不会也联想到自己。

他差不多用了二十分钟把我的头发修理成他很满意的样子,然后让我躺去洗头椅上给我洗头。躺下之后他像是又看到了头发上不满意的部位,转身去拿了剪刀又给我补了几剪。那是我躺过最硌人的洗头椅,硌到他问我水温如何明明挺凉的我也说还好只为了赶快结束洗头。

给我洗好吹好头之后他叮嘱我以后少烫头发,说我的发质只要剪出层次它自己就会蓬松起来。我脑子里就只能想起在学校外面的理发店里理发的五号小哥,每次给我剪头发都说你这头发不烫很容易贴着头皮。好了我以后不想再找五号小哥了。

其实剪完我并没有很满意,但确实能感觉出他在理发这件事上确确实实是个手艺人,他很熟悉什么样的发质应该怎么剪,也没有特别花哨的做法来让头发不自然的好看。

但第一剪最后收我四十块,我是真的心痛。

每一斤肉都很实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