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事留声】理发的故事

广州铁道2019-08-27 15:10:06




点击标题下「广州铁道」可快速关注


资料图片


理发的故事

张卫中


理发是一门手艺,过去称“匠人”,有人想学习理发这门手艺,得拜师学艺三年才能“出师”。我会理发,却从来没有正式拜过师,是偷师瞟学的。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城里的理发店是国营单位,而农村的理发匠属手艺人,他们利用中午、傍晚生产队收工后的空闲时间,走家串户,为村民理发。收费标准是刮光头5分钱,理发1角钱。收费方式多为记账,年底一次性收取。不过,在农村如果家里没有现钱支付,可以用大米、豆类代金支付。

在农村那些年,虽然父亲有工资,但因家庭人口多,家庭日用开支能省则省。母亲有次看我们头发又长长了,而理发师傅又迟迟没来村里,她就用平时补衣服的剪刀打算为我们几兄弟剪头发。哥哥们跑得比兔子还快,只有我稍微小点,没有逃脱,被母亲活生生地剪了一个“猪拱地”,头上沟沟坎坎,高低不平,最后还是刮个光头收场。至此,母亲才灭了省这个钱的心。哥哥们也躲过一劫。

理发匠一般是每村每月轮来一次,也会有一个半月或更久才来一次。他到村里时,随意在屋檐下择一处空地,喊一个孩子回家搬来两条凳子,一个放理发工具,一个给理发的人坐。顺手把“荡刀布”挂在墙上,村里的大老爷们和小男孩们一一排队等候。

理发匠的理发工具很简单,一个小木箱里装一把剃头的手推剪、一把剃头刀(修面也用它)、一把梳子、一把刷子、一块肥皂、一个挖耳朵的扒子和一块常年油光光的荡刀布,一块白色的围布。这是理发匠谋生的全部家当,提着它走乡串户,养活一家人。

他给全村的成年男人留的发型基本上只是三种:老人以光头诸多,年青人以平头和自然头两种。




看着理发匠很神气的样子,我很羡慕,暗下决心也要学会理发。当他再来村里时,我就站在旁边死死地盯着看,仔细观察他每一个理发动作细节,记着一招一式,再在心里暗自揣摩,我感觉理发并不难。

读小学五年级时,我转学去了父亲上班的小镇上。父亲是镇供销社主任。而小镇上有一家理发店,恰好是归父亲管的下属单位,这给我想学理发提供了地利人和的机会。

每天放学,我就去店里消磨时光,一是“享受”,二是“偷师”。理发店里夏天有电风扇消暑,冬天有烤火炉取暖,还能在师傅空闲时,听他们说镇上的花边新闻和古书上的故事。

镇上理发师傅的技艺不同乡下理发匠手艺那么粗糙,他们有很高的理发技术和审美水平,能根据顾客的身高、脸庞、头形设计出适合其个性的发型,且在开理前和顾客作简要的交流,征得客人同意后才开始剪发,也有顾客直接交待师傅理什么发型的。确定发型后,先理去长发露出雏形,再洗发,然后精细修剪,直至成型。       最后一道工序是修面。师傅理完发后,让客人仰躺在椅子上,用滚热的毛巾敷在客人脸上,把毛孔打开,便于刮脸。刮脸包括刮胡子、刮眼皮,刮眼角、剪鼻毛、掏耳朵等,把整个脸部包括耳后、脖子全部刮一遍,去掉角质、死皮、汗毛。其中最舒服的是掏耳朵,手法轻巧,痒痒的,麻麻的,全身舒爽。等理完发,整个人焕发一新、精神抖擞。修面是最考验一个师傅理发水平功底的。由于镇上理发技艺高超,所以理发店生意很好。玩归玩,我没忘记来理发店的真实目的,当师傅们给客人理发时,我眼睛没有放过他们手上的每一个动作细节。

理发店除了学习理发技术外,磨推剪和剃刀、剪刀,也是一门技术活。而在理发工具中,磨推剪的技术难度是最高的,理发师先用油石磨锋利,再用玻璃放煤油磨平整,这样磨好的推剪锋利,不会夹头发。

我有一位学长,因为家庭困难,小学毕业就辍学去这家理发店当学徒。每天负责挑水、烧水、搞卫生,在忙完活计后,才能站在师傅旁边学习理发。每每看到学长正值学习知识的美好时光,却在理发店当学徒,我就为他感到可惜,所以,我就时常在边上搭一把手,帮忙磨磨剪子、递递剃刀什么的,也就更加熟悉了理发的工序。这个学长硬是扎扎实实学了三年才出师,后来靠这门手艺成家立业,养活一大家人。现在60多岁的学长虽已退休,但还是有很多老人上门去找他理发。这是后话。

在理发店消磨的时光久了,理发的每一个细节我都熟记在心,师傅们磨推剪和剃刀、剪刀的工序也熟悉了。我就找理发师傅要了一把他们废弃的推剪、剃刀和剪刀,就在店里尝试按照师傅的方法去磨,磨好后,随手在地上抓一把头发去试,看能否能剪断或者夹头发。一剪过去,手起发落,干脆利落!我兴奋极了!

有了这三样家伙我开始起家“营业”了,仿照农村“理发匠”的理发工具箱,我自己动手做一个小木箱充当工具箱,再把母亲的梳子和刷衣服的刷子以及围裙拿来放进小木箱里。

(上)


长按下列"二维码" 关注广州铁道  


版权所有,转载请注明来源,欢迎转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