遇见了一些理发师

WoodFlow木水理髮店2019-06-20 13:50:40


理发店通常分为

Beauty Salon和Barbershop

两个系统

在国外的话

女生去Beauty Salon

男生去Barbershop

由于国内的传统男士理发店

在二十年前被市场经济渐渐淘汰

这两年慢慢兴起的Barbershop慢慢热起来

但这些放在以后一一和大家聊

下面分享的是

我在这座城市里和其他理发师相遇的故事

(注:个人言论难免考虑不周,如有冒犯请勿介意)

(注:下文所说的“沙龙理发师”并不带有任何歧视意义)

——————————



他叫阿治

来自德思勤艺

从业五年
傍晚的时候来店里找我理发

初见面时

我毫无好感

首先

他手上纹了一条青龙

其次

许多人都在某些连锁理发店遭遇过个别理发师

从而留下一些非常不愉快的印象

我也不例外

所以自然会对部分理发师不怀好意

(我想这大概是人的天性。

进化不完全,自以为是,总在不经意间以貌取人。

这点巨傻逼!)

但是好在我的职业素养还不算糟糕

阿治坐下裹上围布以后

我暂时忘了他的纹身和身份

他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客人

接着

我们聊了很多

关于理发和生活

渐渐气氛变得很Peace

而我也抛弃了令人作呕的自以为是

最后,理完发

阿治照镜子的瞬间

一脸的不可思议

同时洋溢着兴奋和惊喜

毋需多想

必定是第一次发现自己这么帅

——————————



他叫雪碧

结束学业后本被安置在厂房工作他叫雪碧

但实在耐不住生产线上的枯燥

于是辞去职务

在家中待业

某天去经常光顾的发廊理发

随口问了一句

“缺人吗?”

此后

一眨眼过去十年

服务了无数客人

而当年为雪碧理发的理发师

大家大家都成了好兄弟

那天雪碧过来找我理发

我一眼就相中了

他衣服上的滑板图案和脖子上的项链

如果不是雪碧主动自我介绍

我根本猜不到他也是一个理发师

而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

几年前

在那场死飞火遍大街小巷的运动中

雪碧也是推动人之一

聊到最后才发现

原来大家都是在街上长大的

打小向往自由的孩子

——————————



汪梦辉

目前自主经营一家门店

Halo Hair Salon

地点位于湘江北路湘江壹号西大门

结识这位从业十几年的前辈

是因为某天骑车回家经过她的店铺

当时是深夜

三两个工人在店里捣腾着电线

店内装修特别精致

一下就把我迷住了



随即,我推开门和汪姐畅谈起来的

开始只是有一搭没一搭的

从美式理发聊到中国的传统剃头匠

后来敞开话题才发现

这位已为人母年过三十的前辈

竟然和二十岁的年轻人有着同样的激情

怀孕后原计划提前退休的她

实在放心不下从前的客人

待到孩子能走路以后

又重出江湖

要知道她这十几年来

无论物质,还是名望

完全够她很好的过完后半辈子

但脱不开的

还是扛在肩上的那份责任

一朝理发,一生理发


——————————


故事讲到这里

暂告一段落

我作为一个入行未满周年

且只会使一点点电推剪技巧的男士理发师

能有机会认识这些无论技艺和经验

都远远强于我的理发师

于我而言,是一种莫大的幸运

与此同时,我最想表达的是

每一个理发师都值得被尊重

也许你去到一家理发店

工作人员推销产品令你感到厌恶

但请你万莫怪罪于理发师

都是受到某种商业模式的逼迫

业绩不达标就会被开除

说到底,大家混饭吃不容易

即便讨论到现在最火的Barbershop

其实Beauty Salon和Barbershop二者之间

本质上没太大区别的,都是理发

男生可以去沙龙烫发

女生也可以去Barbershop换个男生发型

而有些装潢漂亮的理发店

也许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好

作为客人

你需要的,仅仅是找到一个和你对味的理发师

作为理发师

不管来自哪里

Beauty Salon,还是Barbershop

日式、美式、欧式

乃至北京胡同儿里的平头王

都无所谓

重要的是

你真的有认真负责的去做理发这件事情

并保证每天都在学习每天都在进步

即我在摘要中写的

每一个理发师首先应该尊重自己

另外

谨记

永远不要以貌取人,那样只会显得自己无知

永远怀着一颗宽容的心,去工作去生活


——————————

文末附上三位理发师的微信

也许你可以找他们理发

阿治 ccz_2651雪碧 spr1te汪梦辉 18507315993

——————————

我是李颖杰

做你身边最好的理发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