马榕去了非诚勿沋,一出场24盏灯竟佺灭,盂爷爷都笑了!

fpp7332018-12-05 16:41:02

第1章 惹祸

十三中,宁西省内首屈一指的名校,位于省城西京腾飞路中段,两千多学生四分之一符合划片就近入学,四分之一是择优录取的高分生,其余学生,大多交了小升初的高额择校费。

不让孩子输起跑线上……引众多父母共鸣的论调一再推高十三中的择校费,如今已达到惊人的十五万。

很多学生的父母勒紧裤腰带求了不知多少人才把孩子送进来,此时此刻满校园飞奔嬉戏或打雪仗堆雪人的孩子,有几个明白父母的良苦用心?

寥寥无几。

毕竟他们是孩子。

不懂也不必背负大人的沉重心思。

今冬这场迟来的大雪烘托出浓浓的圣诞氛围,学生们趁下午第二节课后长达四十分钟的课外活动时间尽情的玩。

雪花纷纷扬扬。

欢笑、叫嚷、嬉闹声充斥校园每个角落。

主教学楼三楼,一间教室的玻璃窗前,站着个男孩,平直剑眉下生就一双狭长深邃的黑眸,像个混血儿,阳光帅气,瞧容貌身姿,长大了十有八九是令多情女人癫狂的大帅哥,只是衣着朴素的近乎寒酸,仿佛贴上写有贫穷一词的标签,甚是刺眼。

他叫沈浩,十三岁,读初二,纯汉族,并非许多小屁孩揣测的维汉混血,更不是中俄混血。

他没心情去玩去闹。

下岗待业多年的妈妈卧病在床,全家靠爸爸开出租车赚钱支撑,由于没钱住院治疗,妈妈的病一天天恶化。

怎么办?

早早成熟懂事的沈浩苦苦思索。

时间悄然流逝,玩累的男女生陆续返回教室,嘈杂声打断沈浩思绪,这孩子闷声不响回自己座位。

下午最后一节是自习课,学习成绩名列前茅的沈浩习惯利用这节自习课完成老师们布置的作业,放学回家后好有足够时间收拾屋子、买菜、做晚饭,这样既能照顾妈妈,还可以使爸爸安心跑车,多赚钱。

“沈浩,今晚平安夜,送你个平安果。”

正当沈浩翻开书本准备写作业时,悦耳话音在身边响起,下意识抬头,一面容娇美扎马尾辫的小女孩正笑盈盈凝视他。

何媛。

他的同桌。

小男生们公认的班花。

家境好,学习好,人漂亮可爱,喜欢她的男生自然不少。

大人们觉得,初中生谈情说爱,纯粹扯淡,可这种牵肠挂肚的爱慕就在校园内悄然弥漫,受影响的不只一两个小屁孩。

何媛把精美纸质包装盒递到沈浩面前这刻,总是关注何媛一举一动的几个小男生集体侧目,或扭曲或呆滞的表情将他们内心那股醋劲淋漓尽致展现。

“真送我?”

倒不是沈浩明知故问,虽然和何媛同桌,比较亲近,但当众捅破这层关系,有点不知所措。

“全班我能看顺眼的男生只有你,当然是送你的呀。”何媛大大方方把精美纸盒塞给沈浩,坐下,若无其事从课桌内拿出书本。

小妮子哪知道一句话为沈浩带来多大麻烦,视她为禁脔的小屁孩们被刺激的无比幽怨,不服不忿,一个个表情愈发精彩,初中生哪懂装深沉、装绅士,心里有啥全显露脸上。

“把东西还给何媛,不然我揍你!”一男孩当即发作,凶巴巴冲出来,蛮横扯住沈浩衣领,居高临下威胁。

王志强,班里的刺儿头,仗着自己爹在社会上有点恶名,横行霸道,老师为之头疼不已,哪把穷孩子沈浩当回事。

嘈杂教室瞬间安静。

五十多双眼睛聚焦王志强、沈浩、何媛。

“王志强你干嘛?”何媛起身怒视气势汹汹的王志强,特讨厌这厚脸皮的混蛋,经常大庭广众喊她媳妇,有几次还强行搂她肩膀,亏得告老师后起到些作用,否则她真没法安心上学。

“不干嘛,就想揍他,除非你把送他的东西收回。”王志强蛮不讲理的无赖模样差点气哭何媛。

沈浩任由王志强扯着衣领,面不改色打开精致包装盒,里面是贴着圣诞老人和祝福标签的大红苹果,比市面上用廉价包装纸包裹的平安果上档次的多。

“苹果不错……谢谢你的礼物。”沈浩笑着谢过何媛,拿起苹果就啃。

何媛愣了。

王志强措手不及。

上课铃声随之响起。

沈浩没冲王志强说什么做什么,可他的举动在嚣张惯了的王志强看来,是赤裸裸的挑衅与反抗!

“你你等着!”

王志强咬牙切齿返回座位,已经上课,班主任徐老师马上到,对于敢拉下脸批评自己生猛老爹的徐老师,王志强颇为忌惮。

年近四十风韵犹存的徐老师走入教室时,所有学生安安静静写作业,好似啥事没发生,一直这么安静。

“对不起,是我不好。”何媛趁班主任不注意凑近沈浩嘟囔。

沈浩转脸瞅着满脸歉疚的何媛,小声说:“没事,不过我没钱买礼物送你,今晚我回家给你做个圣诞礼物,别嫌弃。”

天真烂漫的何媛压根不在意沈浩有钱没钱,礼物是做的还是买的,眉开眼笑点头,这时班主任徐老师猛地看过来,似乎察觉两人说话。

恰巧最后一个返回教室的活宝及时出现班门口,嬉皮笑脸喊报告,驻足讲台的徐老师不得不转移视线。

“平安果卖完了?”徐老师不温不火问。

最后回来的小胖子挠着大脑瓜憨笑说卖完了。

“别站那傻笑,快回座位写作业去。”原本严厉的徐老师轻描淡写翻篇,凝视从讲台前走过的小胖子,暗暗叹息。

赵小宝,老校长的爱孙,父母以及长辈们多是名牌大学毕业,最牛掰那位正在美国耶鲁大学攻读博士学位。

偏偏这孩子没继承自家优良传统,学习上得过且过,未曾垫底倒数,也绝不力争上游,一门心思做小买卖,向同学推销文具玩具,从钢笔橡皮到山地自行车山寨手机,没这孩子不卖的,真是活宝。

老校长再这么听之任之,孩子就毁了。

徐老师忧心赵小宝,忽略刚刚交头接耳的沈浩何媛。

四十分钟自习课过的很快,铃响,学生们收拾书包,等班主任离开,一哄而散,校门前的腾飞路两侧,停满接孩子的各式车辆,沈浩目送何媛坐进一辆崭新SUV越野车,转身回家。

有钱人家的孩子车接车送,没钱人家的孩子骑自行车或坐公交,花一块钱坐公交都觉得很奢侈的沈浩,只能走回去,好在住的不远,否则他不会沾就近入学政策的光,进入省城数一数二的初中。

腾飞路两侧,几个城中村扎堆儿,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的危楼和低矮平房挨挨挤挤,数不清到底多少户人家。

由腾飞路分叉延伸出来的一条小街贯穿市内最大的城中村,七八条巷子与这条小街交汇,形单影只的沈浩走到第三条巷子口,正要拐进去,身后突然有人叫嚣:“沈浩,给老子站住!”

王志强……闻声识人的沈浩皱眉,慢慢转身,见七八个流里流气的少年簇拥年龄最小的王志强,气势汹汹逼近。

第2章 高手

换做别的孩子,多半惊慌失措,要么撒丫子往家跑,靠父母庇护,距自己家很近的沈浩岿然不动。

从啃苹果那刻他已料到必然发生现在这状况,不意外,没慌,更不会逃回家,家里只有卧病在床的妈妈。

宁愿自己受辱,绝不惊扰病中的妈妈,自己能扛的,一定自己扛,这便是沈浩,坚强倔强的不像个孩子。

王志强等人瞅着如此淡定镇静的沈浩,以他们狭隘认知断定沈浩装逼,面露鄙夷,狞笑不已。

没钱没势的草根穷小子有什么装逼资本,简直找死!

“沈浩,现在跪下来磕头求饶,保证不再骚扰我媳妇,我兴许放过你。”王志强洋洋得意道,高高在上的姿态俨然吃定沈浩。

“想做啥,痛快点。”沈浩淡淡回应王志强。

原本幻想沈浩会害怕恐惧哭鼻子求饶的王志强,终于被沈浩这股隐含不屑的淡定劲儿刺激的恼羞成怒,抬手一耳光甩沈浩脸上,极为响亮。

沈浩竟不眨眼,站的笔直,逼视王志强,深邃眸光冷的吓人,王志强莫名心虚,退后几步,发号施令“踹他!”

七八个十六七岁的少年一拥而上,狂踹狂踢,他们全是些早早辍学混迹网吧台球厅以打架为乐的愣头青,下手没个深浅。

杵在外围的王志强表情却逐渐茫然,不论自己的人怎么打,沈浩像生根的大树,晃都不晃一下,有个踢飞腿的哥们儿甚至被硬生生弹回来,狼狈倒地。

咋回事?

王志强懵了。

沈浩双手护住头脸,硬挨凌乱无章的拳脚,几次想出手反击,愣是忍住,去年的教训记忆犹新,帮个大妈踹倒小偷,结果踹断小偷两根肋骨,搭进去几千块医药费,困窘的家为此几乎揭不开锅。

暗中教他八年功夫的邻居吴爷爷曾叮嘱他“你天生力气大,根骨极佳,是学武的好苗子,这些年苦练下来,根基已固,切忌好勇斗狠,否则迟早惹祸上身。”

为息事宁人。

为不连累父母。

沈浩紧咬牙关忍耐。

空有一身本领,偏偏束手束脚,何尝不是一种悲哀,穷人的悲哀。

这时,一辆加长悍马越野车幽灵般缓缓驶过打架现场,也许被吸引,也许有别的事,无声无息停住,顶级豪车出现破败脏乱的城中村,格外诡异。

悍马奢华且隔音的加长后座内,一个穿貂皮大衣的冷峻中年男人隔着车窗玻璃凝神打量被积雪覆盖的城中村。

“这地方真够破的。”旁边陪坐的胖子唏嘘。

“这里留给我的记忆都是美好的,十八岁那年我失手杀人逃到国外,算一算,整整二十五年,没想到这辈子还能回来看看。”穿貂的男人眯眼感慨之际打开雪茄盒,取一支剪好的昂贵雪茄,叼嘴边,陪坐的胖子忙掏出打火机,卑微欠身,很熟练很自然地给貌似身份尊贵的冷酷男人点燃雪茄。

秃顶胖子收好ZIPPO打火机,推了推金丝边眼镜,说:“天爷,您不下车走走?”

“我,父母早亡,爷爷奶奶把我带大,十三年前二老相继离世,这地方已没有值得我留恋的东西。”穿貂男人冷峻面颊浮现一抹哀伤,视线掠过在巷子口打人的嚣张小屁孩,也瞧见戳在原地挨打的沈浩,漫不经心的眸光猛地一凝。

“天爷,看什么呢?”察觉到异常的秃顶胖男人诧异问。

穿貂的冷酷男人使劲儿抽了口雪茄,幽幽道:“那孩子,小小年纪被这么欺负,隐忍不发,有点意思。”

“一群打他一个,他怎么发作?”秃顶胖子不以为然。

“老谭,你的眼神越来越差,该换换眼镜了。”穿貂男人饶有深意调侃,轻按真皮扶手上的呼叫器按钮,吩咐几句,紧接着悍马副驾驶位车门打开,跳下个高大雄健的平头汉子,黑色猎装,裤口束进高帮作战靴内,精干威武,一身煞气。

“这么多人打不倒人家一个,全他妈废物,给我滚!”黑衣汉子突然现身,一嗓子镇住围殴沈浩的小屁孩。

几个少年察觉来者不善,有点不知所措。

王志强同样看出来人不简单,再瞅瞅那辆在西京难得一见的限量版加长悍马,不禁心虚,要知道他自诩不怵西京任何人的爹不过开辆路虎揽胜。

“让你们滚,没听清楚?”平头汉子无所顾忌藐视一众小屁孩。

娇生惯养的王志强哪受过这气,冲平头汉子叫嚣:“我爸是王力,信不信爷能让你和车里的人走不出西京?”

平头汉子瞅着面前飞扬跋扈的小屁孩,不禁乐了,王力何方神圣,他不清楚,只知道欧美黑手党大佬见了他老板天爷都客客气气。

“既然你爹这么牛,我必须做点什么,因为我这人爱得罪牛逼的人。”平头汉子笑容陡然狰狞,一巴掌将王志强扇倒在雪地里。

王志强差点背过气,口鼻溢血,眼冒金星。

刚才凶悍围殴沈浩的小崽子噤若寒蝉,甭看平时嚷嚷砍这个捅那个,天不怕地不怕,真遇上类似平头汉子这种有来头的猛人,全怂了。

“滚!”平头汉子一声暴喝,吓呆的小崽们手忙脚乱拖起处于半昏迷状态的王志强,慌不择路跑远。

毫发未损的沈浩没去欣赏王志强那伙人的狼狈模样,默默观察为他解围的平头汉子,视线最终停留在平头汉子的双手,这双手的关节处肌肤已变为厚厚老茧,他清楚这是日复一日无数次重击硬物形成的。

是个高手。

“小子,老板让我试试你,你接住喽。”平头汉子不等沈浩说什么,猛地一记鞭腿狂扫出去,自天空飘落的雪花随之横向翻飞,气劲强横。

危急关头,沈浩不假思索向后下腰,上半身几乎与地面平行,堪堪避开擦过他鼻尖的铁腿,紧接着扭身,双掌顺势拍出,拍中平头汉子这条腿。

借力打力。

时机拿捏的极准。

搞得略微大意的平头汉子收腿刹那重心不稳,一个趔趄,后退半步。

“行啊,再来!”平头汉子恼了,咬牙冷笑打算出全力好好收拾收拾沈浩。

“够了……”

淡漠话音响自平头汉子身后,这熟悉话音对平头汉子而言无异于圣旨,他不甘心地瞥了眼沈浩,退到一旁。

穿着及膝貂皮大衣、窄脚裤、尖头鳄鱼皮鞋的冷酷男人在秃顶胖子的陪同下,缓步走到沈浩面前,一连串变故令沈浩诧异。

银装素裹的世界,这几个穿黑衣的男人尤为显眼,过往行人却不敢多瞧,尽量绕着走,沈浩感受着对方的强大气场,依然镇定,真正牛叉的大人物不会也不屑为难他这样的穷孩子。

“底子不错,练过几年?”穿貂的男人问沈浩。

“八年……”沈浩如实回答。

“不错……”穿貂的男人点点头,又问:“谁教你的?”

沈浩道:“我发过誓,不告诉任何人,包括我爸妈。”

穿貂的男人笑了,慢悠悠抽口雪茄,沉吟问:“你师傅是不是姓吴?”

沈浩终究是十三岁的孩子,深藏心底的秘密冷不丁被人捅破,脸色陡变,一下不知说什么,本是试探沈浩的冷酷男人仰面大笑,而后感慨道“原来他老人家一直呆在这儿,今天遇上你,想必是老天的安排。”

沈浩无言以对。

秃顶胖子和平头汉子满头雾水,面面相觑,不明白到底怎么回事。

“孩子,说起来……你应该算是我的小师弟。”穿貂的男人伸手轻拍沈浩肩膀,语不惊人死不休。

第3章 改变命运的机会

小师弟?

即便沈浩比同龄人稳重成熟,多了些许十三岁孩子不该有的城府、心机,对方的话仍惊呆他。

“走,去看看他老人家。”穿貂的男人举步走入巷子。

尚未从巨大意外冲击下回过味的沈浩愣神几秒才说:“吴爷爷半年前走了,只留张纸条,说和我的师徒缘分已尽,没说去哪,没说啥时候回来。”

走入巷子的霸气男人闻言止步,转过身盯着沈浩,锐利目光好似直入人心,搞得沈浩浑身不舒服。

大概断定沈浩所言不假,这霸气男人颇为失望叹口气,道:“老爷子本不属于市井,早该离开,可惜我回来的太迟,没能再见他老人家一面。”

沈浩不知说啥,唯有沉默。

“你我师出一门,这样吧……如果你愿意,我送你去一个地方,将来你能活着离开那儿,你和你家人的命运必然改变。”霸气男人意味深长凝视沈浩,哪怕离开整整二十五年,生活在城中村意味什么,他清楚。

贫穷,卑微。

难以出人头地。

既然上苍安排他遇上小师弟,那他就给小师弟一个机会。

改变命运沈浩无数次憧憬的情形,孩子都爱幻想,他也不例外,幻想成为强者,翻云覆雨,挥金如土,幻想给父母荣耀,风光无限,无需卑微苟活,可突然蹦出个人说能给他这种机会,他反而很难相信。

因为这么多年的艰辛生活已使他明白,幻想与现实相隔多么遥远,尤其穷人的幻想,基本等于妄想。

他犹豫片刻,咬着嘴唇摇头。

“我知道,这提议太突然,你一时半会儿接受不了,不用现在答复我,明天中午我再来找你,希望到时候你能做出对你有利的决定。”霸气男人意味深长说完,返身走向加长悍马,留给沈浩一个伟岸背影。

沈浩怔怔凝视。

无数影视剧塑造的枭雄形象闪过他脑海,都不如这男人带给他的震撼强烈,他内心怀疑、兴奋、对未来的期待交织,乱如麻。

悍马刚刚发动,平头汉子又跳下车,跑过来,塞给沈浩一部手机,道:“想通后用这部手机联系天爷,天爷的名讳:李乐天,手机通话记录里有。”

沈浩没拒绝,默默接住手机。

悍马车后座,秃顶胖子问天爷“您和那孩子真是师兄弟。”

天爷道:“应该差不了。”

“哦”秃顶胖子点头沉吟,继而说:“其实,您帮那孩子的法子很多,比如直接给钱,送进那地方……九死一生啊。”

李乐天摇头:“授之以鱼,不如授之以渔,是生是死,全看他自己的造化了。”

“如果那孩子不愿意走呢?”秃顶胖子皱眉问。

李乐天道:“不愿意,我不强求,命运掌握他自己手上。”

悍马车渐行渐远,沈浩收回视线,低头摆弄手机,手机很薄,屏幕很大,运用了目前罕见的触摸控制技术,黑色后壳印着被咬一口的苹果,比王志强经常显摆那部诺基亚新“机皇”N95时尚的多,好看的多。

手机后壳末端有一行英文,iphone3G。

沈浩第一次见这样的手机,更不会知道这是大洋彼岸一位叫乔布斯的牛人上个月才推出的划时代产品。

他大致搞懂怎么用,收好手机,往家走,走到巷子深处隐隐约约听到吵架动静,最终确定有人在自家所在的大杂院闹事。

谁?

因为啥?

接踵而至的疑问使他暂时抛开之前的遭遇,好奇迈入院门,这座院落曾是达官贵人的宅邸,时隔百年,已是危房,住着七户人家,乍一看又乱又破。

“今天不拿出十万块钱,你们一家别想有好日子过。”一浓妆艳抹衣着时尚的女人双手叉腰凶巴巴叫嚣,她身边站着个满脸横肉相貌凶恶的光头壮男,闷声不响抽烟同时面露不屑藐视跪地哀求的夫妻。

一男一女身后还杵着十来个人,大多像社会上混的。

“我丈夫真没撞人,是老太太自己摔倒,求求你,行行好,别冤枉我丈夫,我丈夫是老实人,不会撒谎。”跪着的女人极力解释,急得快哭了。

双手叉腰穿貂戴金的艳丽女子厌恶冷笑,大声反驳:“别装好人,明明你男人开出租车撞了我妈,不然他怎么会停车去扶我妈,后来又把我妈送医院?”

“他是好心。”女人留着泪道。

“好心个屁,傻逼才这么好心,何况我妈一辈子行善积德,没讹过人,更不会讹一个穷的叮当响的废物。”艳丽女子圆睁杏眼,盛气凌人,俗话说上梁不正下梁歪,瞧这女人的德性,父母能好到哪。

住这院的十多号男女老幼散布四周,远远瞧热闹,有人觉着跪在地上的两口子属实可怜,想说句公道话,可来此闹事的人一个比一个凶,犹犹豫豫不敢张嘴,怕给自己惹麻烦。

“妈,这么冷,你咋跪雪地里。”

人们随焦急呼喊声转移视线,便见沈浩着急忙慌跑到院子中央,使劲搀扶跪地的憔悴女人。

她是沈浩母亲,赵慧,旁边跪着的男人,是沈浩父亲,沈建国。

“今天的事儿不弄明白,妈不能起来。”赵慧流着泪挣脱儿子的手,身体是小,清白是大,更重要的是,今天若被冤,这个家多半垮掉。

“都怪我,怪我多管闲事!”沈建国说着话,挥拳狠砸地面,发泄心中的恨,他恨自己心太好,下午跑车遇上一老太摔摔倒马路边,想都不想,停车,上去问长问短,送人去医院,哪想老太太等家人赶到医院,一口咬定是他撞的。

老太的女儿女婿扣住他承包的出租车,强迫他回家筹钱。

“你他妈装的真像,不做演员简直白瞎了这演技,老子告诉你,别整没用的。”满脸横肉的光头男人伸手,肆意拍打沈建国的脸。

旁边,沈浩心如刀绞,自己受多大委屈无所谓,见不得父母被这么欺负侮辱,握紧拳头要上。

赵慧眼疾手快,拽住儿子,流着泪道:“浩浩,赶紧回屋去,这儿有我和你爸。”

沈浩怒视光头男,气得浑身哆嗦。

“小王八蛋你想干嘛?”光头男狞笑,抬手去掐沈浩脖颈。

赵慧慌了,起身挡住儿子,却被光头男蛮横推开,急怒攻心加之身子骨太虚弱,当即昏倒,不省人事。

“妈!”

“老婆!”

沈建国沈浩父子俩疯了似的扑到赵慧身边。

“呦,这一家三口都挺能装。”浓妆艳抹的女人鄙夷撇嘴,以眼神询问满脸横肉的丈夫接下来怎么办。

住沈家隔壁的张大妈实在看不下去,凑到近前,小心翼翼说:“浩浩他妈得了肾衰竭,病的很重,不是装的,你们千万别把人逼死了。”

咄咄逼人的男女听了张大妈的话,不禁皱眉对视,自家老太太不过是骨折,若为这点事儿弄出人命,得不偿失。

“看在你这病歪歪的老婆份儿上,老子今天放过你,给你几天时间筹钱,啥时候赔钱,老子啥时候还你车。”满脸横肉的男人恶狠狠说完,搂着心有不甘的泼辣老婆,带着来助阵的狐朋狗友,大摇大摆走了。

沈建国使劲儿掐老婆人中。

沈浩心急如焚呼喊:“妈,妈,你醒醒!”

围过来的邻居面色凝重,唉声叹气,好在经沈建国一番努力后赵慧悠悠转醒。

最亲的人醒来,沈浩悬着的心落下,抹掉脸上泪水,起身去追欺辱爸妈的混蛋,绝不能轻易放过欺辱爸妈的混蛋。

或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精彩继续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