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四月

我给你写信了2019-01-10 13:52:24


四月(截至到李小发稿为止)对我一点也不好。

 


 

十几天前买了高铁管家的抢票服务,打算放假回家跟爸妈一起挑地板、木材啥的。(我家在装修)

 

好几天过去了,还没抢到票,我咬咬牙又花了三十块钱买了“光速”抢票套餐。(最贵的那个呢!)

 

一直到前天还没抢到票,我慌了,终于狠下心来,又花了二十块钱买了“VIP优先出票”服务。

 

我心想这家总能买到了吧。

 

我都想好了回家要吃香椿炒鸡蛋,甚至想到了——我要是回家了,是不是就真的要去找楼下的爷爷奶奶让他们还我桂花树了.....

 

(晶晶说:“你就把你那篇《在植树节失去一棵树》打印出来贴他们家门口去!”)

 

(标题都记得这么清楚,晶晶还真是我的真爱粉呢)

 

结果就是现在这样了,我一个人在寝室里写公众号,举目无亲。

 



还有,上周三我特别兴奋地去央视新址面试了,兴奋到我给爸妈分别打了电话说这件事。

 

焦急地等待了一个星期之后,我不出意外地被拒了。

 

虽然在一开始我就想过,就算被拒,那我至少也是被央视拒绝过了的人呢!

 

但我这周一早上收到了面试老师的短信,问我有没有接到人事的实习通知,我说没有啊。

 

她说那她再去核对一下名单,然后再通知我。

 

我以为她只是去确认没问题而已,没想到最后确认了,没有我。

 

那好吧,我至少也是被央视确认拒绝了的人呢!

 



在等面试老师通知的两天时间里,我第一次特别期待能收到一条短信。

 

“念念不忘,必有回响”,我这段时间总共收到了“美女荷官在线发牌”、“嫌去澳门太麻烦,自己在家就能玩”、“中国移动邀请您为我们的服务进行评价”......等多条(垃圾)短信。

 



现在回想面试时,两位老师问我的问题,我很清楚地发现了我的问题在哪,比如——

 

Q: 如果让你来写央视这种调性的公众号的话,你愿意吗?

A: 我没什么不愿意的,就怕我写了用户不愿意看。

 

你说我,瞎说什么大实话?简简单单地回答“Yes, I Do”就那么难吗?


(但说了“我愿意”,人家也不会要我)

 



北京这一周经历了沙尘、雾霾、下雨、下雪、下冰雹,最高气温高达29℃,最低气温只有-1℃。



今晚下起了大雪。

 


看着洋洋洒洒的雪花,我没想到自己会在四月的夜晚里,站在雪中呼唤春天。

 



今天上午张绍刚老师的课,他果然又谈到《偶像练习生》了。

 

偶练大概是他节目策划生涯中一次难忘的滑铁卢吧,因为他开始完全没想到这个节目能火成这个样子。

 

他说:“我当时就觉得,我们现在不需要这样的节目,我们不需要养成这样的偶像,我们不需要......”

 

这时候台下一个女生打断他说:“我们需要!”

 

张老师:“行......你们需要。你喜欢其中哪个呀?”

 

女生:“周彦辰,可是他已经被淘汰了。”

 

张老师:“你还说你需要!那你怎么不努力为你家爱豆拉票!都是你们粉丝不够努力他才会被淘汰!你们怎么能光靠你们爱豆一个人努力呢!现在你家爱豆被淘汰了吧!你还好意思说你需要!”


(敲黑板!知识点!粉丝们都好好学学!)

 

听完这番话,我为自己今天到了上午十点多还没想起来给弟弟们投票感到了深深的愧疚和自责,于是立刻扫码为他们投票了!

 


(是的,今天这么丧了也依然在为他们拉票呢!)

 



今天一天都特别丧,虽然快要放假了。

 

中午下课森森问我怎么了,我说没抢到票。

 

森森:你还在抢演唱会门票啊?

 

我愣了一下,才想起来,张敬轩红馆演唱会的我也没抢到。

 


晶晶:森巴提,你可少说两句吧,她是说回家的火车票!

 



肯德基又出嫩牛五方了,我上周日和晶晶特地为了它出了趟门。



(去到了距学校2.1公里的东六环双桥地铁站旁的大型购物商场——国泰百货)



你不在北京之后,我吃什么都不觉得有多好吃。

 

青团太腻,嫩牛五方饼皮太硬,可爱多太甜,火烧云也就一般般。


(不禁想问自己:那你为啥每次都还能吃那么多?)

 



上周日晚上八点多,我弟跟我说他白天出去玩了,现在路过我们学校,给我买了点东西,让我下楼拿。

 

我赶紧跑下楼,有点担心待会他回去太晚了怎么办。

 

他给我买了一袋水果,说了他今天干了什么,然后就让我回去了。

 

我说,我看着你走,到了给我发消息。

 

他笑了,说:“应该是我看着你走,你到寝室了跟我说一下才对。”

 

我眼睛一酸,赶紧跑回寝室。

 

他不再是那个高中隔壁班的、见到我连招呼都不打的青春期男孩儿了,更不是小时候和我一起上学放学、一起吃饭写作业的跟屁虫了。


他在我没看到的地方悄悄长大,成了一个比我更成熟、更有担当的大人了。

 

虽然他有心来看我,让我觉得自己这个姐姐做得很不合格,但还是好想被所有人宠着,连弟弟妹妹也不放过啊。




下午我思考了很久,最终把我最近总是事与愿违的原因归结为——二月二那天我没有剪头发。

 

于是我立刻从床上爬起,去楼下的理发店剪了个刘海儿。


剪完之后我变成了这个样子。


(铺垫了这么多,说到底我就是想发自拍)


(好像也没啥变化哦)

 

我为什么不找熟悉的约翰老师呢?


因为四月对我一点都不好,连约翰老师都不回我微信了啊。




那么在剪完刘海儿之后,四月对李小还会好吗?


让我们拭目以待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