涞水那些正在消失的老手艺,你还记得多少?

涞水在线网2019-09-04 06:11:40

点击上方篮字关注涞水在线网

宣传涞水 ,服务涞水,创新涞水

商务合作:18903121050(可加微信)

全涞水都在关注我们,期待您的加入!




小时候经常听到

“磨剪子嘞,戗菜刀,修理拉锁,配钥匙”


......

如今

这些老手艺的生存空间被挤压的越来越小

老手艺渐渐随岁月远去

也许只有文字、图片

和我们的记忆证明它们曾存在过

向还在从事这些活动的普通劳动者致敬

你们才是最伟大的艺术家

今天带大家

重拾记忆里的那些手工艺

找寻你儿时的记忆


钉秤


  不得不说,做秤是个精细活儿。在这“斤斤计较”之间,做秤人付出了他的青春与汗水:精工细作,毫厘必究,只为了手艺人的那份承诺。年复一年,青丝变白发,不变的是那份公道,在秤杆子上,也在人心上。

  现在大部分人都开始用电子秤,已经很少见这种杆秤了,所以钉秤的手艺人也越来越少。

吹糖人


  融化成100°C高温的麦芽糖,经吹糖艺人手口并用,五颜六色的糖就变成了一个个栩栩如生的小动物。

  这是一个神奇的艺术,是一个古老的艺术,也是一个濒临失传的民间工艺。为了这个五彩斑斓的世界,我们应该留住它,保护它……


绞脸


  旧时无论城镇、乡村,妇女很少到理发店理发,当时主要靠一些从事绞脸手艺的妇女为她们绞脸。

  一根细线、一双巧手,靠手、口配合,为妇女绞去脸部的汗毛等,使其脸部整洁、容光焕发!


锉刀、磨剪子


  在街上,经常听到:“磨剪子嘞,锵,菜刀。”听到这个声音,家家户户纷纷找出钝刀,锈剪子,循声而去……

  现在人们用的比较多的还是不锈钢的菜刀,根本不用再磨,只要用起来不快了就换新的;以前做衣服用的大剪刀也就不怎么常见了,而是换成了简易的小剪刀。时代进步了,带走了一批老手艺人,也带走了很多老行当。


爆米花


  一个老头挑着担子,一头放着一颗葫芦状的“炮弹”,另一头防着火炉和风箱,走街窜巷。左摇几下,又摇几下,“砰”地一声——将米变成白白的爆米花。


  小时候特别喜欢看爆爆米花的,看着一茶缸的米进了炉膛,加上点糖......“砰”的一声,一布袋爆米花就做好了。听声音的时候还要堵着耳朵,躲得远远的......这应该是很多人的童年,现在偶尔还能看到,只是爆米花已经不是孩子们最爱的零食了。


公益广告


修钢笔


  那个时候,能有一支钢笔是一种时尚和身份的象征,更是一种知识的代表。修钢笔者对于使用者来说就是“装备保障”。其价值就体现在:简单的配件,只有他才能把“整”好钢笔能像原先一般地流流下水。

  现在碳素笔几乎替代了钢笔,用钢笔的人已经没有特别多的人了,就连现在去超市找钢笔水都不好找了,修钢笔的就更没有生意了。


纳鞋


  依着一双巧手剪出的纸样,蜡线在锥针的引导下,穿梭在鞋面与鞋底间,锥针以额为磨石,鞋身木托支撑定形,在千锤轻敲之后,一双鞋便可以上脚了。

  以前,家家户户的女人们一年都不闲着,从纳鞋底到糊鞋帮都是自己完成。家里孩子多,所以做了一双又一双。那样的鞋穿着不捂脚,下地也特别舒服,关键是纳的结结实实的底子耐穿的很。


剃头匠


  借助推子、刮刀、剪子、梳子等简单工具,老师傅按照客人的要求,十指运动,左右配合,工具轮番上阵,上下兼顾,协作,半个小时后,由长变短,面目一新,耳鼻舒畅,精湛的手艺向人们诉说着,其实并不是万事开“头”难。

  虽然说现在在街上还能看到这样的摊位,纯纯粹粹的剃头匠不经不多见了,去这些摊位的,还是老年人多一些。大多数的人还是去理发店理发。


精修钟表


  精修钟表的人心细如发,心静如水。放大镜、酒精灯、镊子,还有灵巧的手是他们的兵器,他们让凝固的时间行走,而他们却仿佛停留在时光之外,小作坊里凝固了他们的人生画卷,见证了时间的游走。

  不知道何时起,手表成了装X神器,很多土豪们戴着价格不菲的黄金手表招摇过市,年轻人却很少佩戴了,大街上再也不见那些精修钟表的人了。


编织工艺


  一把把散发着清香而又有弹性的蒲草,在匠人的手中来回穿梭……

  就在这样简单又有节奏的动作之后,一个个小巧玲珑,精美绝伦而又实用的蒲包、蒲草篮子等展现在面前。很多电视剧都有一个老爷摇着蒲扇坐着躺椅晒太阳的场景,那大概就是那时候最好的日子吧!

  还有这种编织的篮子,妈妈他们就经常拎着他们去赶集买菜。现在都是购物袋,购物车了。

  芦苇席子,还有没有印象?以前农村炕上经常见这个。现在用凉席的比较多。


老银匠


火熔是制作华彩金银工艺品的传统工艺的一道关键工序。借助一个弯管,用嘴吹气来控制火苗、温度,“吹”向重点,充满童趣的动作,却是在千“吹”百练之后……

  原来的人结婚都是打造一套首饰,不像现在去商场什么花样什么款式都有,那会都是有老银匠给打造,虽说工艺不如现在这么精致,但是确实经过人手做出来的最有温度的纪念。


补锅


  “补锅噢,补锅噢……”听到这样的吆喝,仿佛回到了从前,谁家的铁锅坏了,拿出来补补,拿回家里都是用大锅做饭,家家都有一口大锅。

  补锅匠支起小火炉,拉起风箱,化上铁水,将铁锅的小洞清理,手上托着一块垫布,布上放些木屑,对着锅的小洞,从背面把溶化的铁水倒到小洞上,布棍一顶,片刻时间补好的锅就能烧菜了!


铁匠


  “半间东倒西歪屋,一个千锤百炼人”是旧时铁匠师傅的真实写照

  一张铁砧,几杆铁锤,几把夹剪,风箱、火炉是打铁人的基本家当,将锻打的铁块,烧红放在铁砧上,大锤、小锤轮番对打,一件件锨、耙、镰、犁、铲、刀、叉、钉等生产生活所必需的工具、用具便打造出来了!


剪花样


  纸张折叠,剪刀蛇形。时剪头小试,时剪尾大开,一朵朵精美的花产生了,享受的是眼睛,高兴的心田。与剪纸最大区别是:剪花样一般仅限与花,是为绣花提供榜样。

  剪花样其实与剪纸是一样的工艺,只不过剪花样仅仅局限于与花有关的,而剪纸的内容要丰富一样。咱们大河北就有剪纸非常厉害的地方,邯郸的永年剪纸全国闻名。


锔碗


  “锔盆子,锔碗,锔大缸啊!”把人带回到过去的手工艺历史时代,把破裂的瓷器摆正,对上碎片,细绳绑定,上弓打眼,截铜造锔,扬锤敲锔……整个动作一气呵成、行云流水,一个破裂的花瓶、一只摔烂的瓷碗、一把漏水的茶壶、一枚断开的镯子在锔匠手上很快就修补完整了。


  锔碗,是把瓷器、陶器、器皿等破裂的地方锔合在一起,这门手艺已有上千年历史。很多年不见锔碗的了,现在的人碗坏了扔了直接换新,我们淘汰的不仅仅是碗,而是一门工艺。


铸勺铸盆


  以前时不时听到铸勺铸盆的吆喝,通妹还真的去仔细去看过怎么铸。有一个土铸的模子,然后把铁或者铝化成水,倒进模子里,就会变成一个勺子或者盆或者铲子都可以。


  现在很少再见过了。

弹棉花


  以前穿的棉衣、棉鞋,盖的棉被,都是用的自家的棉花弹出来的棉絮做的,暖暖的。小时候跟着妈妈去弹棉花,随着一声声弦响、一片片花飞,最后把一堆棉花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

  现在很少有这种工艺了,在农村现在可能只能偶尔听到吆喝声。现在大家都直接买被子褥子,别说弹棉花的,就是新买棉花也不怎么会做了。


那些熟悉的叫喊声渐渐消弱

许多我们熟知的老手艺

正在悄悄远去  成为绝响…… 


保护  记录  发扬还是挽留?

更多时候我们只能眼看一种文化

在慢慢地消逝…

但是我们记忆深处的老手艺却

历久弥新  越发美好

你身边有没有手艺人?

你还知道什么老手艺呢?

欢迎留言分享



来源:河北发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