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传承】山西正在消失的老手艺,你还记得吗?

广州山西老乡会2018-11-07 14:23:05

了解山西各地文化发展情况

请关注:山西老乡会

(公众号搜索:SXLXH119)


曾经的山西

刀钝了有磨刀匠

伞坏了找修伞匠

剪头发从来不推销卡

女人们喜欢围在一起做花边

……

这些曾经在那个年代辉煌一时

现在看起来又充满乡土气息的草根手艺

正在逐步地淡出我们的视线

时代在发展,这些老手艺的生存空间被挤压的越来越小,老手艺渐渐随岁月远去,也许只有文字、图片和我们的记忆证明它们曾存在过。


1
弹棉花



上了年纪的人都会对“弹棉花”有着清晰的记忆。随着一声声弦响、一片片花飞,最后把一堆棉花压成一条整整齐齐的被褥,睡起来也是格外厚重踏实。这些作坊可以自带棉花,出点人工费即可。

2
剃头匠


剃头师傅必备的十六般技艺:

(梳、编、剃、刮、捏、拿、捶、按、掏、剪、剔、染、接、活、舒、补)懂的人也不多了。在这里剃头,没有电动剪刺耳的嚣叫,这里没有轰炸式的办卡推销,只有跟老伙计的拉家常,即使环境简陋,也比美容美发厅来的舒适自在。剃头、刮面、掏耳朵,这些练习了几十年的活计,操作起来得心应手,顾客也享受的很。


3
磨刀人

以前小的时候还能见到这些师傅,他们驮着全是生锈颜色的板凳,走街串巷地吆喝,“磨菜刀哦…磨剪刀哦……”那一个“哦~”字拉得老长,隔着几条街都还能听见回声。现在几乎再也听不到这些老师傅的吆喝声,是他们老去了还是这个行业早已消失殆尽?


4
蜂窝煤

小时候,没得煤气,天然气,大多人家里面烧饭烧水都是用的蜂窝煤。

八九十年底,伴随着蜂窝煤的普及,拉蜂窝煤这一行当应运而生,风雨无阻,拉煤师傅每天都一脸黢黑地给每家每户送蜂窝煤。随着环境保护力度加强,天然气全国普及,使得蜂窝煤逐渐退出了我们的厨房。那吹着柴禾起蜂窝煤的样子也愈来愈模糊。


5
爆米花

小时候一听到炸爆米花的老爷爷吆喝,就急着掏一碗大米或者玉米,飞驰而去。家家户户排着长队,空气中弥漫着难以言说的香甜,紧紧盯着那黑乎乎的爆米花炉子,“砰”的一声巨响,只听见孩子们开始欢呼,爆米花就做出来了,香甜柔软,入口即化,那是电影院里做不出来的味道。却也是我孩童时候的美好回忆。


6
做棉鞋


就是在这个季节,奶奶亲手把自己做了几个月的棉鞋穿在孙子的脚上,“合不合适?”“热不热和?”“好不好看?”……那是奶奶戴着老花镜一针一线一分一秒“耍”出来的。那娴熟的动作一丝未浪费,这是四、五十年的磨合,如今奶奶做的棉鞋早已绝了版。


7
编竹篾

编这东西的都是那些上了年纪的人了,年轻人几乎没有几个人会弄这些了。记得小时候屋后是一片竹林,爷爷就会砍下竹子,削成篾片,编个背篼、筲箕……常年累月,爷爷的手满是开裂的口子。除了给自家用,更多的还是拿出来卖,以贴补家用。


8
补锅


在以前,每家每户的锅用久了难免会损坏,丢弃也会浪费,因此就有了修锅底的师傅来修补。到现在,家家户户有了带电才煮饭设备,补锅师傅难觅踪影。

9
打铁匠


铁匠行当是一门很古老的手艺活,铁匠以铁为原料,只凭手中一把小小的铁锤就能打造出各式各样的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品。铁匠铺在一间简陋的小平房里,平房虽小,但每天炉膛通红,人影忙碌,风箱声、敲打声,还有那产品定型后的淬火声……叮当之间,锄头、钉耙、茅刀、铁耙、菜刀之类的产品像变戏法般一件接着一件出来了。


10
补胎



以前,自行车是大家出行最主要的交通工具,高晚高峰,路面上全都是骑自行车的。修车的摊子自然也多,甭管是没气了、胎坏了、车链子掉了还是刹车不好使了,师傅三下五除二,一会儿就能给修好。如今几乎家家都有了车,越来越来冷清的老师傅摊摊逐渐消失在街头巷尾。小编的自行车就一直坏在库房里,灰尘早已铺满。

11
补鞋



嘴里噙着一两枚小鞋钉,身边的收音机咿咿呀呀地响,与前来修鞋的人唠着家长里短,这是大部分修鞋匠的工作状态。随着时间流逝,生活水平提高,很多人鞋子穿坏了就扔了再买,修鞋几乎成为日渐陌生的动词。

……


面对大自然的赠予,得先成就它

它才有可能成就我们

手艺人往往意味着

固执、缓慢、少量、劳作

但是,这些背后所隐含的是专注

技艺、对完美的追求

为什么要呼吁传承?

因为一辈子总是还得让一些善意执念推着往前,

保留我们最珍贵的、最引以为傲的东西。

专注做点东西,至少能对得起光阴,

对得起岁月!

亲爱的老乡

你身边有没有手艺人?

你还知道什么老手艺呢?

下方留言说说吧



进步/交流/进步/合作/共赢

全球山西人 齐聚老乡会

微信公众号:SXLXH119


欢迎关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