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业内参|新思维下,重读日本QB House,十分钟快剪理发店的“简”发生意经

美业内参君2018-11-10 14:59:16

美业美学


QB HOUSE是日本一家10 分钟 1000 日元的短时间、低价格的理发服务连锁店。


他们只提供剪发和基本造型服务,而不提供洗发和吹发,剃须等服务。也不在店里推销任何美发产品。

就是这样一个简单到极致的单剪生意,从1996年创立第一家店面之后,QB House在十几年间已经开设近550家分店,除在日本本土外,已经将分店开到了至中国香港、中国台湾、新加坡、马来西亚等地区和城市,平均每月有超过125万人次。

没有高利润的烫染和美发产品销售,只靠着一个客人1000日元左右的客单价格,QB House在成立几年中就实现了年收入40亿日元(约2.9亿元人民币)。

为了满足10分钟快捷剪发的效率需求,QB house做了以下几点创新:


一、充分发挥了日本人善于利用空间的特点,专门开发了一套不同于传统美发店的美发“系统”——剪发组合柜


柜子正面是操作台和安放消毒柜、毛巾、梳子、镜子、发剪等所有剪发必须用品的隔断,各种物件都有自己的卡槽,各安其位,整洁干净。

柜子背面,则被用来放置客人的衣物。

每个柜子就是一个美发师的工位,配以尺码明显小于传统理发店的椅子,用以整洁收纳和节省空间。

二、专利清洁碎头发用小型吸尘器


这种碎头发用小型吸尘器,顶端附有软毛,用以吸附和清理顾客理发后留在头上和颈部的碎发。

这也是“免洗”的核心所在,不用洗头,理完发后却能够让你的所有碎头发都被清理的干干净净。


三、一客一消毒

给客人使用的一次性围巾、用后可以给客人拿走留作纪念的梳子等等。

所有非一次性用具,甚至理发师的手,都是必须一客一消毒。

这个创新对很多害怕去理发店被传染各种疾病的人来说,简直是秒杀痛点。


四、没有任何收银员,用户自己先付费,然后叫号服务

为了节约成本,同时也为了让理发师更专注于理发服务,QB House的所有店面都可以不收现金,而是设置了不设找零的刷卡机。

这种设计便捷顾客,也可以避免工作人员收银找零的麻烦,使店面的服务全部聚焦于剪发服务上。

QB House在店面的等位处,设置了一个由红黄绿三个颜色组成的信号灯,用来向客人指示店铺的繁忙程度。绿色表示立刻可以提供服务,黄色表示需要等候5~10分钟,红色表示需要等候15分钟以上。

客人可以依据自己的时间,选择要不要继续等待。更智能的是,理发座椅下都有传感器,可以自动将顾客数据传输到后台的系统中,总部可以对各家店铺的客流情况了然于胸。


QB House的诞生

1995年的一天,QB House的创始人小西国义在一家理发店等待了很久以后,终于坐到理发师的椅子上。但是理发并没有立即开始,洗发小工们先是给他递上一条又一条热毛巾、然后是没完没了开始按摩肩头和手臂,然后开始推销各类美发产品。

大量不需要的服务和浪费了大量的时间,最后还要收取他几千日元的费用,而他想要的,只不过是快点把头发剪短一些。

小西国义突然觉得传统的理发店繁琐冗长的服务程序对消费者是一种痛苦。

他认为,一定有人像他一样讨厌这样过于“殷勤”的服务,他的想法是:如果有位置方便、收费合理的单剪发店铺,自己就能够更有效安排时间及节省金钱。


如果有一间发廊,1分钟,1000日元,感兴趣吗?

小西国义带着这样的问题进行了一次市场调查,在他看来:只要有10%的人愿意就可以着手干。而市场调查结果显示,像他一样想法的人的比例竟然高达43%。

于是,QB House诞生了,经过十几年的时间,已经成为日本最成功的连锁理发店,而这其实是完全由一个从来没有开过理发店的外行创办的公司。

    小西国义毕业于日本著名的私立大学——青山学院。创业这年他55岁,之前一直从事医疗器材的销售工作,所以在理发生意面前,是个上了年纪的、“只用过鼻毛剪”的门外汉。不过正是因为门外汉的身份,他从传统理发店的服务中另辟蹊径,定位到了这群“只想安静剪头发的人”。

     开张后一段时间,QB House的日子并不好过。有些传统发廊的理发师因为利益受损,跑来门口示威,有的化装成顾客进来捣乱,有的甚至往门锁里灌胶水。小西国义却认为这正好证明了快剪生意大有前途。他沉着耐心地处理危机,一边不停地道歉,一边安静地用QB House全新的商业模式证明自己。

     不久后事情有了转机,QB House开始被越来越多的人接受。由于时间短,忙碌的上班族可以在回家路上顺便理个发,消费能力不高的学生也经常光顾。小西国义记得,有位母亲常带着孩子来剪头发,她开心地说:“让3个孩子剪头发原本是特别头疼的事,通常要花掉上万日元,加上等候至少两三个小时。而在QB House,3000日元、半小时全部搞定。”

     “把省出来的时间还给客人。”就是这种服务精神的精髓所在,也是小西国义的商业策略:即使收费上没有优惠,但把一天24小时中的几十分钟还给了客人,就是一种时间上的优惠——他把时间纳入了自己生意的价值体系中。QB House在成立几年中就实现了年收入40亿日元(约2.9亿元人民币)。

理发店的等位三色灯

在具体经营管理中,小西国义为QB House设计了一套快速廉价的理发服务体系。首先要做的就是制定标准。因为QB House的定位本是快速理发,在小西国义看来,顾客都是来简单修剪的,想设计发型的人不会光顾他们这样的理发店。为此他将顾客划分为儿童、老人、男士、女士四类,各自制定了两三种标准发型,这恰好迎合了消费者对“简单快捷”的追求。

小西国义意识到,削减的项目都是传统理发店的高利润附加服务,要维持营利,QB House首先面临的就是成本问题。小西国义限定了店铺面积,QB House都非常迷你,一般6至8平方米,仅摆放3张理发椅。在寸土寸金的日本,人们都是收纳狂,为了更好地利用空间,小西国义也开发出一套剪发组合柜:柜子正面是操作台,还有消毒柜,以及毛巾、梳子、镜子等用品的隔断,每个物件都有卡槽,还有个小盒子专门装眼镜。柜子背面也被充分利用,客人的衣物可以挂在这里。这样的每个组合柜就是一个理发师的工位,配套的椅子尺码也明显小于那些传统理发店里的舒适座椅,用以节省空间。几平米的屋子井然有序。

       在传统理发店的等候区,一般都摆放着几张宽大舒适的真皮沙发,QB House却只有几把普通座椅。不过这些看似简陋的座椅却另有玄机,因为装上了感知器,只要有人坐下超过6秒,就会自动记录,传送到店门外的三色灯,让路过的人了解店内的状况:绿灯亮,表示马上可以剪;黄灯亮,最多需要等5分钟;红灯亮,最多需要等10分钟,一目了然。同时,这些信息也被传送到理发店的后台系统,总部收集数据得以掌握每家分店的客流量。更重要的是,这都由游戏厅的座椅改造而成,成本低廉,仅占真皮沙发造价的一成。

       西国义的QB House是通过“重新定位需求”来“重构商业模式”的一个典型案例。近些年来,“定位”理论风行一时,并且延展到企业经营的各个方面,如“市场定位”“品牌定位”“企业定位”“产品定位”等,各种说法都有,但是一旦回归到市场经济的基本逻辑——“需求决定供给”时,首要的就是“需求定位”:产品和服务瞄准的,到底是哪一类客户的哪一类需求。
       在看似饱和的“红海”市场,顾客的“需求痛点”就是商机。小西国义在日常消费场景中,亲身感受到理发用户遇到的问题——时间太长、花费太高,他们希望有省时、省心、省钱的理发体验。打造一家经济型理发店,“把时间还给客户”,这些是QB House的理念。大家觉得浪费时间、浪费钱的地方,就是QB House的生意。 
   在具体经营中,小西国义的经营策略也很有创新精神。他敢于挑战传统行业,在保证“剪短”和“发型美观”这两个核心需求点的同时,大胆地砍掉了与“剪发”无关的冗余服务,并且制订了标准。此外,小西国义将日本人的“匠人精神”发挥到极致,将服务延伸至物品收纳、工具消毒、排队等各个细节,为此还发明了小型吸尘器、等位三色灯。最后,QB House大获成功。
  

,比如经济型酒店,削减了五星级酒店的大堂、SPA、游泳池等,因为他们的目标客户就是那些“只想找个地方睡觉的人”。现在,为传统行业“做减法”成为创业的新方向,尤其在男性消费领域最明显。


更多美容半永久、韩式皮肤管理  

交流&合作请联系 :

美业内参君

phone:15911128611

mail: larazz@163.com

24h微信服务:larajj1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