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evin老师的理发店

脑洞故事板2019-01-11 05:37:54
Kevin老师 

童夏走进理发店的时候是下午一点,门外骄阳似火,晒得人浑身的脂肪都在融化,门内冷气打得很足,却只有一个人。

突如其来的凉意像一盆冷水兜头泼下,浇灭了童夏心中熊熊燃烧的怒火。

她不大的眼睛一点点耷拉下来,像一只落汤鸡一样,站在理发店的玄关处,一只手神经质地紧拽着门把手:“麻烦给我剪个短发吧!”
那个身着白色紧身裤,粉色T恤,头上顶着半斤发胶的理发师扭着腰走了过来:“你好,我是这里的首席发型师,你可以叫我Kevin老师。”
童夏无力地摆摆手:“帮我把长头发剪掉,我要短发。”

Kevin老师邪魅一笑,翘着兰花指拈起一缕头发,赞叹道:“这么长的头发,留了很多年吧!发质也好,就是很久没打理,这么随意扎着太浪费了!”
童夏随便找了个椅子摆了个葛优瘫:“无所谓了,反正要剪掉。”
Kevin老师搬了个椅子坐在她旁边:“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身体发肤,都是人的精气神所化,可不能随意对待。更何况,”
他扬唇一笑:“女孩子突然要把留了很多年的长头发剪掉,多半与感情有关。”

童夏眼里的怒火重新燃烧起来:“剪个头发还这么唧唧歪歪!你不剪我换一家!”
Kevin老师温柔地按了按她的肩膀:“安啦安啦,别激动。”
童夏哼了一声,想了想外面的温度,又实在舍不得这里的冷气。

Kevin老师继续循循善诱:“你知道吗?万物皆有缘,我们顶级理发师理的可不仅仅是头发,你的头发尘缘未了,我可不敢对它们随意动刀子,真正的匠人,对事业总是有敬畏之心的。”
他站起来,走到童夏对面,眯起眼睛,郑重道:“我敬畏它们。”
童夏心想这扯什么犊子呢?剪个头发还唧唧歪歪的?
“我的敬畏之心告诉我,你需要理的不是头发,而是感情,而我,可以帮你。”

Kevin老师说着,从后腰上挂着的一组剪刀中抽出一把,咔嚓空剪了一下,童夏心中莫名一松。

“因为他背着你找了女朋友,而你却是从别人口中得知这个消息的,所以你觉得他背叛了你?”听完童夏的故事,Kevin老师用一根食指轻轻点着下巴,若有所思道。
童夏别过脸,皱眉:“也不是什么背叛,我觉得我们一直是好哥们,他交了女朋友却瞒着我,我觉得心里不舒服。”
“你喜欢他。”不是疑问句,是最简单的陈述句。
童夏跳了起来:“我才没有!我们只是好哥们而已!”
Kevin老师笑起来:“你就是喜欢他。”
“不过,”他斜睨了童夏一眼,“也可以理解,你这样的女孩子,不修边幅,性格大大咧咧,用哥们关系来掩盖你暗恋他的事实,时间长了,不仅骗过了他,连你自己都骗过了。“

童夏拍案而起:“胡扯!我没有喜欢他!我只是气愤他瞒着我而已!而且,那女的不就是长得好看么,又嗲又娇的,有什么好?”
“你在嫉妒。”
“我不是!我只是觉得失望,原来他和那些下半身思考的男人一样,都只会喜欢这种没内涵的花瓶!”
Kevin耸耸肩, 不置可否,反而将手中剪刀横到了童夏面前:“顶级发型师的剪刀,可以剪断一切,你愿不愿意,跟着我的剪刀去理顺你的感情?”
童夏望着那柄闪着寒光的剪刀,吞了吞口水:“不,算了,我不剪了。”
Kevin邪笑了一下:“你难道真的不想知道为什么他选择别人而不选择你吗?”
童夏头也不回:“不想。”
Kevin摇摇头:“傻姑娘,你会回来的。”

过去

童夏一口气跑到了小时候住的大院里,大院里的人如今都搬走了,院子里原本有一株很大的橡树,她搬走后不久就被锯掉了,只剩下孤单单的树桩,愣愣地撅在院子中央。

童夏和万陆就是在这个大院里认识的,他们之间拥有的是万陆打架童夏递砖头那种坚不可摧的交情,万陆战斗力强,童夏性子野,两人一拍即合一统大院,直到俩人一起上了中学,大院里的花花草草猫猫狗狗熊孩子们才逃脱厄运。

那个时候童夏父母很忙,她天天披头散发像个野孩子,万陆就自告奋勇帮她梳头发,粗手粗脚的,却梳的很好,童夏一直很奇怪为什么一个男孩子梳辫子会比她还熟练。

上了中学之后,万陆就不帮她梳头发了,煞有介事地说着男女有别,他是要交一打女朋友的人,要注意形象,童夏撇撇嘴不说话,觉得心里不舒服。
估计是因为他说不给我梳头发了吧!童夏想,习惯就好。

万陆并没有交一打女朋友,他一个女朋友都没有,童夏心想,骗子,可心里却暗暗高兴,连自己也不知道在高兴什么。
万陆依然每天骑车载她上学,给她买最喜欢的豇豆馅儿大包子当早饭,有不怀好意的男同学调侃他们是小情侣,童夏怕万陆介意,总是豪气干云地拍着万陆肩膀义正言辞:“我们是哥们,是战友,懂吗?”
万陆偶尔会半开玩笑地跟她说女孩子应该好好打扮自己,童夏撇撇嘴:“我又不想交一打男朋友,打扮了干嘛?”

高中毕业晚会上,一群荷尔蒙爆棚的少男少女喝了酒,稀里糊涂就开始哭哭笑笑互诉衷肠,万陆和童夏坐在角落里玩骰子,光线昏暗,酒精味熏得人脑子发懵,童夏偶尔抬头,发现万陆长得挺帅。
哎呀不能妄想,他是哥们,是战友,是要交一打女朋友的人,怎么能轮到我呢?

童夏嘴里嘀咕着“不行不行”,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想让自己清醒一点。
然后她发现万陆刚才好像说了一句什么,没听清,再看他的时候,他的眼睛亮晶晶的,却没了笑容。
童夏靠着树桩子,抬手抽了自己一巴掌,站起来重新往理发店走去。

剪刀

“想好了?”Kevin老师拿着修甲刀慢条斯理地修着自己的手指甲。
“你说的没错,我喜欢他,喜欢了很多年。”童夏的声音有些抖。
“所以呢?”
“你不是说要帮我吗?”
“现在不在帮吗?”Kevin老师站起来,“第一步,帮你意识到自己的感情。”
“这有什么用?他已经有女朋友了,就算我现在追他也来不及了。”
“你误会了,我不是要帮你追他,我是要帮你理顺自己的感情,结束你这三千烦恼丝的缘分。”Kevin老师笑眯眯地拿出一把造型奇特的剪刀。

“这把剪刀可以剪开时空,现在我赋予你特殊的能力,你将穿梭于你和他的过去中,好好看一眼当年没有看清的,然后再告诉我你的决定。”

Kevin老师拿着那把剪刀,咔嚓一声,空剪了一下。
有漩涡凭空出现,童夏眼前一黑。
再看清眼前景物时,发现竟是在大院里,橡树郁郁葱葱,不知道是多少年前。



七八岁的万陆走到童夏家门口喊:“童夏,开门!”
童夏欢天喜地开了门,万陆迫不及待地拉着她往里走:“走,我帮你扎辫子。”

童夏想起来了,那是万陆第一次给她扎辫子,扎了两个小时,虽然过程艰辛,但是居然真的扎起来了,从此万陆被她崇拜了好几年。
此时看起来,她忽然发现万陆身上沾了不少白色的狗毛,一时好奇,便去万陆家看了看。
一只头上扎满了各式小辫的京巴委委屈屈地趴在墙角,地上掉了一撮一撮的狗毛,无比凄惨……

多年之谜一朝得解,童夏不由得大笑起来。

眼前情景再换,穿着初中校服的万陆酷酷地站在篮球架下,有个带着黑框眼镜的女孩羞涩地上前,递给他一封粉色的信封,万陆看也没看,还给了她,女孩眼睛红红的,童夏看了半晌,终于恍然。
这不是林菀么!
原来几年后她眼里的“花瓶”林菀当年这么普通啊!这样算起来林菀喜欢万陆也好多年了,万陆最终选择她也正常。

林菀追上去,倔强地拉住万陆:“因为我不够漂亮吗?我知道我不太会打扮自己,但是我可以学——”
万陆打断她:“不是,我有喜欢的人。”
万陆走出好远,突然自言自语了一句:“或许童夏打扮一下也不错。”
“喂,童夏,你怎么不好好打扮一下自己呢?”万陆问头发胡乱扎个马尾的童夏。
“我又不想交一打男朋友,打扮了干嘛?”童夏想冲上去给当年蠢到家的自己两个耳光。

高中毕业晚会上,童夏一边玩骰子一边走神,万陆怔怔地望着她,眼神里像飘着一丛火花,在她的身上游走,他轻声说:“童夏,做我女朋友吧!”
几乎同时,陷入发呆的童夏低声嘀咕两声“不行不行”,用力拍了拍自己的脑袋。

万陆眼里的火花一点点沉寂下去,最终无影无踪。


原来比暗恋更扯淡的感情,叫做互相暗恋。

现在

“我要去告诉他我也喜欢他,我一刻也不想等了,不对,我应该好好打扮一下自己,Kevin老师——”
童夏语无伦次,说不清自己心情到底是什么滋味。
Kevin冷静地在一旁把玩着手中剪刀。
“你确定?”
“我确定!”

Kevin老师打了个响指,伸手将童夏摁坐在椅子上,十指如飞,飞快地帮她打理造型。
两个小时后,童夏望着镜子里面一头栗色微卷长发、化着淡妆的自己有些发愣。
Kevin老师满意地笑了笑,抬手给了她一个飞吻:“去吧宝贝!去追回你的王子。”

童夏忐忑不安地站在万陆宿舍楼下,她不敢给万陆打电话,只能在这等,不知道等了多久,终于等到了那个熟悉的身影出来,童夏听见自己的心里仿佛有一群鸽子在扑啦啦地飞。
有人比她更快,林菀握着手机笑着迎上去。
“等好久了吧?”万陆笑得温柔。
林菀摇摇头:“没有,刚到。”

有人拿着诸葛连弩扑哧扑哧把那群鸽子射的一个不剩。

来之前的凌云壮志忽然间就消失得无影无踪,她挪不开目光,也挪不动脚步。她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万陆,温柔得不可思议,只是一瞬间,她就知道了自己的决定有多么愚蠢。
有些事,有些人,是怎么都追不回来的。

童夏几乎想要落荒而逃了,林菀和万陆却看见了她,林菀笑道:“我有点渴了,先去买点饮料,到图书馆等你。”
万陆点了点头,目送她离开。

童夏扯出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好久不见,”想了想又故作轻松道,“我今天这身怎么样?好看吗?”
万陆点点头:“好看。”
“我记得很久以前,你就让我学会打扮自己的。”
万陆却摇摇头:“我开玩笑的,那时候,你怎样都好。”

因为那时候喜欢你,所以怎样都好看。但现在,我不再喜欢你了。万陆没说出口的话,童夏懂。

“现在呢?”
“现在也很好。”万陆目光悠远,仿佛透过眼前的童夏看见了过去那些时光,最后眼神闪了闪,落在刚刚买完饮料出来的林菀身上。
但不是过去那种好了。
童夏点点头,努力挺直自己的背,高跟鞋硌得脚好疼,疼的眼泪都要出来了。
“嗯,再见。”
“再见。”

决定

“小姐,小姐醒醒,我可以为您做些什么?“童夏睁开眼就看见了穿着粉色衬衣的Kevin老师,后腰上别着一组奇形怪状的剪刀。

她揉了揉眼睛,自己居然在等待理发的过程中睡着了,还做了那么离奇的梦。
看了一眼镜子,她依然是随意的扎着马尾,素面朝天,脸上还有几颗刚刚爆的痘痘。

如此平凡又失败的自己啊!


童夏摆摆手:“麻烦帮我剪个短发。”
Kevin老师邪魅一笑,翘着兰花指拈起一缕头发,赞叹道:“这么长的头发,留了很多年吧!发质也好,就是很久没打理,这么随意扎着太浪费了!”

童夏心中狂跳,现实和梦境重合起来,她捂住胸口,难道——

Kevin老师搬了个椅子坐在她旁边:“身体发肤,都是人的精气神所化,可不能随意对待,”

他拿起手边的宣传册:“我们店里正好新推出了烫染洗护套餐,用的是法国最顶级的美发品牌产品,对头发非常的好,你这个发梢有一点点干枯,正好适合你,你要不要试一试?哦还有,我们最近店庆,做发型只要五折,短发的话我看这个最时尚的波波头就很适合你,啊对了,你可以办一张我们的年卡,现在冲一千送五百哦……”




点击阅读原文,获取昨天的晚安故事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