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亲节和快剪

西阿兔后院2019-10-21 08:30:13

母亲节快乐。祝妈妈健康快乐。


 


图片是妈妈和我,至今三十几年了。


上上个礼拜,每天都忙坏了的妹妹给我发了个微信,因为她属于电话经常打不通,微信经常不回的人。她发了个包包的图片,说是送给妈妈的。


我没告诉我妈,我不知道我妹是让我保密呢,还是给我夸呢。按照平时,我早给我妈说了。


据说包包从遥远的地方发货过来,至今还在路上。

先说快剪吧。


终于换了给我剪了六年的理发师。我一旦养成某种习惯,就很难被改变,如果突然改变后,又觉得很轻松。


这位理发师在六年里曾经换了三个理发店,我也跟着他换地方。他每次到下一家店的时候,我在上一家店的卡还有余额,转移余额的过程很麻烦,理发师会告诉我具体操作内容,像极了民间组织的洗黑钱。


我得先跑到第一家店里,要求把余额全买成店里的洗护产品,然后再把产品转交给这位理发师,他按照金额给我在新店里再做一张卡。这些洗护产品是我以实际价格的六折购买的(因为是六折卡),这位理发师会再以原价出售给其他客户。而原卡的钱不会刚好被用完,几十块钱的零头就被理发师口头承诺了。


这就叫钻资本主义的空子,到头来苦的还是无产阶级。

第三家店是他自己开的。然而,这六年里,这位理发师的事业是逐步上升的,却丢了匠人精神。


我想换个理发师。换到哪里呢?小区附近有不少理发店。我上个月碰着运气试了一家,无惊无险无喜。原因是:我不建议换发型,按照原有的基础整理修建即可。我不烫不染可以理解,还不愿意吹头发,这个理发师劝我多吹头发,我回家尝试了几天,觉得还是不吹更舒服。


说了这么多,还没说到快剪。呵呵一下自己。


在理发店理发,最不喜欢的就是洗头,躺在椅子上,面朝天,有时候眼球还会凸出,青筋会暴起。让陌生人在你头上揉来揉去的,很不舒服。于是,每次都会让对方快速洗好,冲干净,不要按摩。


这个月,又到了剪头发的时候。哪里才会有理想中的理发店:东西少、效率高、认真剪头发。


发现了快剪。


快剪非常适合我,用手机在门口的机器上付好钱,抬起脚进来,不用洗头,坐下来就剪,沟通过程简单有效,不瞎聊,每个座位前面是柜子,用来储存个人物品,柜子的旁边是消毒器,每理完一个客人,理发师会用柜子上联起来的吸尘器打理好现场,给客人换一个新的围兜。


理发师基本上是三、四人,穿一样的衣服,个头胖瘦都差不多,发型基本一致,站在门口望过去,觉得找谁剪都一样。他们的最大的特点就是专注于客人的头发,而不是客人。


而且理发师每天的工作量不小,技术自然会娴熟,风格也很平民,我的发型特点就是平民化。


昨天,带着妈妈和石同学去快剪了,上海有许多快剪,我挑了一家在体育馆附近。三个人在门口鬼鬼祟祟的观察了一阵子。我和我妈挨着坐,我对我的理发师说:给我剪成菱形(就是方形的意思,他们术语是菱形),不要圆形。他说:完全的菱形要靠打理,单靠剪不能完全达到。他问我需要剪多短,我说不要太短,他很难把握这个需求。于是,他又问:上一次什么时候剪的头发?我答:上个月。他心里就有数了。


我听见我妈在说:我喜欢厚,喜欢长,不喜欢弧度。我很佩服给他剪头发的小伙子,地上的确剪了不少碎发下来,而我妈的头发的确是厚还长。


后来,我和我妈都很满意。就是我妈“厚”那个需求没提好,头发怎么可能越剪越厚呢。


价格只要38元。六年里,每次近200元的剪发费真是完全没必要。且快剪的过程让我心旷神怡。


没想到一个快剪的话题写了这么长。


妈妈过母亲节,我觉得特别不好意思,因为,不管怎么过,都没办法表达儿女的心意。祝愿妈妈能生活的健康和快乐。


妈妈年轻的时候很漂亮,高高的鼻梁,优雅的气质。妈妈一直都很漂亮。


我妈已经穿好练习瑜伽的衣服了,等会15:30,我带妈妈去上一次瑜伽课。


所以,我不能再写了。


等会儿练好瑜伽,我做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