岳宝梅:巧手剪制人间万象

掌上平定2018-11-07 13:54:22


岳宝梅:巧手剪制人间万象


一张万年红,一把剪纸刀,原本各得其所,却在一双巧手的助力下碰撞出火花,彼此映衬,上下翻飞,指尖跳跃,碎屑纷纷落地,红纸“活”了,剪刀“亮”了,仅仅几分钟,一只惟妙惟肖的兔子就诞生了。

  瞧,那一幅幅精美的盘盒、吉祥的窗花、灵巧的生肖……有着浓郁中国风的各式元素从那红纸中显现出来,在剪纸达人岳宝梅手中,她用心勾勒出的不仅是精美“画卷”,还有自己的花样年华。

  45岁的岳宝梅个子高挑,面容清秀,眉眼处自带淡淡的微笑,一股朴实的亲切感油然而生。除了照顾一家老小,红纸和剪刀几乎是她闲暇时的标配,将脑海中构思好的图案拿出来实践一下,娱情又娱心。

  盘盒,也叫月廓,是平定剪纸最具代表性的剪纸形式。顾名思义,形似月亮轮廓,由剪纸团花加入特定元素,既衬托欢乐氛围,又喻示甜美爱情。这也是岳宝梅的最爱,但凡有人上门求剪,这个善良的农家女从不拒绝,用句文气十足的话说,成人之美何乐而不为,乐意之至,荣幸之至。她指着刚剪制完成的新作品告诉记者,传统“月廓”属于大型团花,直径在一尺八左右,四角配上对称的角花,但又因构图讲究、内涵丰富与团花区别开来,在纹样剪法上也是变化万千。“八宝、如意、剪刀”在中国传统文化中象征福禄寿喜,盘盒在保留这些元素的基础上又利用谐音、比喻、寓意等方式进行增换创新,你看,“柿子、如意、剪刀”寓意“事事如意坚固”,“猪头、如意、剪刀”隐含“诸事如意坚固”;“桃儿、如意、剪刀”谓之“条条如意坚固”,还有贯钱、石榴、莲花、牡丹、鲤鱼、喜鹊……根据不同的情况,构成“喜上梅梢”、“连年有馀”、“多子多福”等多种组合图案。

  “老辈人说剪纸是个精细活儿,每一剪每一刀都要仔细认真,稍不留神,就会前功尽弃!”岳宝梅笑着做示范,她左手持纸,右手执剪,五指发力,指实掌虚,手剪一线,下剪稳中有快,或顺或逆,或圆或尖,均心中有数,气韵和一。“剪纸也有顺序,我习惯从内到外、从粗到细剪起,这样不影响画面,又能保证细节完整。”只见万年红宣纸上,剪刀所到之处留下流畅的线条,绵绵若续,镂空剪刻,柔中见刚,这幅以孔雀回头看牡丹为主体的盘盒渐显轮廓,再配上岳宝梅爽朗的笑声,女子的恬静之美与盘盒的寓意之好,相得益彰,如此甚好。

  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剪纸也有自己的江湖,天南海北,各出奇招。有人将剪纸与建筑无缝拼接,造就自然的视觉效果,创意无极限;有人自创多层多彩的立体剪纸艺术,呈现全新的光影变化,构思真巧妙;也有人革故鼎新,融入流行元素,凸显飞扬的时代之美……自言只是普通人的岳宝梅,在恪守传统式样的同时,剪的过程中进行技术改进,剪纸创作要达到的“圆若秋月圆润、尖如麦芒挺拔、方似青砖齐整、缺像锯齿有序、线恰胡须精细”的韵味在岳宝梅的作品中逐一体现。一张纸,在岳宝梅的手中有了生命,在裁剪中有了神韵,在历练中有了灵魂,真是“剪刀任游走,盘盒跃纸上”。为了把盘盒剪出艺术效果,岳宝梅把石榴、莲花、金鱼等糅合进去,以自然作补,以变化为宗,剪得多了,自然衍生出好多花样儿,也形成她自己的风格。“不少外地人专程来买咱们的手工盘盒,可见传统剪纸也是有魅力的。”岳宝梅说笑着,那个令她记忆深刻的故事伴随着柔和的嗓音娓娓道来。快看,一幅幅盘盒作品形象逼真而又寓意吉祥,捧在手中细细端详,那倾注的心意成了恭贺新人最好的礼物,也成了这方水土涵养下的文化传承。

阴、阳剪法呈现的不同效果


  “我15岁接触的剪纸,当时就是为了方便自己贴窗花,糊花灯,后来才慢慢迷上了剪纸。”那时的岳宝梅还是烂漫少女,邻居家张贴的大红剪纸总让她有一种红彤彤的幸福。

“这才是真正的剪纸。”17岁的岳宝梅已经是南上庄大理石厂的员工,她第一次在平定报上看到赵炳诚先生的剪纸作品时,惊讶于剪纸丰富的表现力,深藏在心中的渴望终于破土而出。从那之后,邮票上威风凛凛的大公鸡,成了岳宝梅笔下绘制的花样儿;别人创作的好作品,也成了她反复研究和临摹的对象。可惜,两个儿子的相继出生让岳宝梅中断了剪纸学习,这一断就是八年,但那根植于内心深处,被掩埋起来的剪纸火苗,虽然忽明忽暗,却从未泯灭,静静期盼着下一个明天。

  2017年7月,剪纸名人梁盛萍在市老干部中心培训剪纸。消息传来,岳宝梅的内心波澜不断,她决定重拾爱好。培训期间,岳宝梅像小学生一样认真完成每天的作业,果然,在良师的点拨下,这个大器晚成的女子进步飞快,对阳剪、阴剪、阴阳结合等的理论有了更深刻的实践,剪纸技能稳步提升,先后参加了第四届移壤村书画展、移壤示范小学文化艺术节暨市老干中心惠民下乡活动剪纸展,阳泉市郊区2018新春剪纸艺术作品展,“喜庆十九大、古州剪新春”剪纸展,东锁簧村平定盘合剪纸精品展等展览,一个个成绩的取得是对岳宝梅最大的褒奖。

  “我儿子总嚷嚷着给他画个花样儿,别看小家伙人不大,倒懂得如何下剪,有时候可以玩整整一下午,见他真心喜欢,我准备教教他。”提到儿子的趣事,岳宝梅脸上难掩喜悦的光彩。也许孩子还不懂什么是传承,但总会在润物无声中孕育新希望。

  橘红色的余晖下,岳宝梅还在构思全新的作品,用手中的剪刀守护镂空艺术,传承文化根脉,剪出平定味道,用不停歇的脚步继续剪制属于她的“纸间印象”。孙晓霞  文/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