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咪蒙遇上Ayawawa,谁赢谁输?

知著网2019-01-14 02:53:45

22号,网络红人Ayawawa在《透明人》与姜思达对谈,视频发出后引发热议。

23号,宇宙博主咪蒙再出奇文,一篇《帅,才是男人最好的嫁妆》又在知乎上被吊打。

左图:咪蒙,右图:Ayawawa

“低pu”、“高mv”、“剪石布”。

“男人”、“屌丝”、“小狼狗”。


如果你熟悉或被动了解过Ayawawa或咪蒙的理论,那你对这些词一定不陌生。

咪蒙说:帅老公是你能随身携带的最好用的奢侈品

娃娃说:七分女配五分男才是天作之合

咪蒙说:你是直女癌

娃娃说:你是女权癌

娃娃在《透明人》的采访中谈及咪蒙:

她看到我都要绕道走

咪蒙在公众号文章里点名抨击娃娃:

看到她的理论,我的脏话都特么不够用了

毫不夸张的说,咪蒙与ayawawa的走红已成为新时代的互联网奇观,两人虽不是明星,却自带流量和热搜体质,她们的言论在收获拥趸万千的同时,也引来骂声一片。如今,咪蒙与ayawawa似乎已经不再是单纯的网红,而成为了一种现象,你可以不喜欢,但一定无法忽视她们极具个性的话语和巨大的变现能力。

那么朋友们,问题来了,如果咪蒙和娃娃两位大佬正面battle,你觉得谁赢谁输呢?


Round 1 颜值对打

稍微了解一点咪蒙背景,又看不惯她公众号文风的人都喜欢说这样一句话:

“卿本佳人,奈何做贼?”

在知乎“如何评价咪蒙”的问题之下,知著君看到至少十个人用这句话表达自己对咪蒙的扼腕痛心之情。直到现在,咪蒙的两篇早期文章——发在《独唱团》上的《好疼的金圣叹》和硕士毕业论文《玄学本体论与阮籍诗歌》,还被广大网友翻阅传颂,众人纷纷感叹:好好的一个中文系大才女,怎么就被猪油蒙了心呢?

知乎上的咪蒙不仅制造话题,还自带话题

尽管咪蒙作为(前)女文青修为深厚,但文艺不一定等于矜持,嬉笑怒骂也能成文章,这一点在她的早期作品中就可看出迹象。在她的笔下,“偶像包袱”这个东西似乎从未存在过,就连“矮”、“胖”、“丑”这些普通姑娘们讳莫如深的词,到了咪蒙老师这儿反而熠熠生辉,“自黑”成了咪蒙文章里一道不可少的佐料。

咪蒙说:

每次看网上那种“长得丑是什么体验”,答案完全就是我的自传。

你试过半夜被自己胖醒吗?我有。

我,一个矮子的史诗。


如此等等,不胜枚举。

如果要给咪蒙画一幅肖像画,知著君心中的她大概是这样的:风风火火大大咧咧,上能揭瓦下能抬杠,前一秒强颜欢笑,后一秒睚眦必报。咪蒙本人和她公号文里展现出来的三观是否一致,我们无从知晓,但不能否认的是,她的很多观点确实完美契合了新的时代特点和互联网的性别角力氛围。

如果说咪蒙走的是自黑路线,那Ayawawa走的绝对是自恋路线了。她自称自己是智商145的门萨会员,还有一句响当当的口号是,“比我漂亮的不如我聪明,比我聪明不如我漂亮”。点开她的微博头像,你可能会觉得,“哇,Ayawawa还挺漂亮的”,再仔细看她的微博内容,你会发现,原来她不仅是情感博主,还在微博上卖自制化妆品和衣服,分享自拍技巧。

一个自黑到地里,一个自恋到天上, 但看了现场照觉得呢,女人啊,说的话不可全信。

Ayawawa《透明人》访谈截图


Round 2 话术比拼

如果你对这两人的理论或文章有大致了解,你会发现,其实这俩的世界观很简单——

娃娃说:女人不能不结婚

咪蒙说:女人不能没有钱

乍看之下,咪蒙的观点似乎完胜娃娃,更符合当下日剧里“独立自强不结婚”的主流吼,但只要仔细斟酌就会明白,其实这两人都在走极端

知著君姑且将娃娃称为“从亚马逊丛林科考归来的精致女性”,咪蒙则是“消费主义女权的传教者”。请朋友们想象一下这幅画面——前者偎在疑似出轨的丈夫身边做小鸟依人状,口中呢喃着“谁痛苦,谁改变”,柔情似水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痛楚;后者则一边撒钱一边牵着“小奶狗”向世界高喊:“饱暖思淫欲,是女性独立的象征!”(知著君真没搞明白这句话的逻辑,谁来教教我?)

在娃娃的世界观里,男女平等是不存在的,女性具有“先天优势”,同时也面临“巨大危机”。因此,女性只有温柔体贴,多多在男性面前撒娇,努力升mv(伴侣价值)降pu(亲子不确定性),才能在弱肉强食的男权社会获得更多的资源和宠爱。

(如果你还不懂这些术语,可以参考这篇文章:Ayawawa | 精明的商人,与她批量生产的“爱情”

显然,Ayawawa在看准了当今婚恋市场的大格局后,走的仍然是小布尔乔维亚路线。在两性关系的处理上,娃娃的某些理论不能说毫无借鉴意义,但其根本问题在于,她的整套话语依然是嵌在父权制的框架之内的。

在她的话术中,只有物美(高mv)价廉(低pu)的女性才能找到最佳伴侣,而那些不懂得迎合男性喜好来改变自我的女性都是婚姻市场上的失败者。

换言之,娃娃的理论看似在为女性出谋划策,实际上还是成为了结构性不平等的帮凶。

俞飞鸿在《十三邀》中也曾谈到她对社会与女性的认知

而咪蒙呢?尽管娃娃称咪蒙为女权阵营的圣斗士,但在很多网友心中,咪蒙根本算不上“女权”,甚至有网友直接给咪蒙贴上了“田园女权”的标签。

系统读过几篇她的文章之后就能发现,咪蒙一边声讨直男癌,一边又完整复制了一套父权社会的价值观念,还不忘结合消费主义为自己的理论加冕:女人独立自主第一步,就是有钱,有了钱就可以拥有一切,包括小奶狗。

咪蒙公众号《帅,才是男人最好的嫁妆!》截图

让女性拥有经济自主权,乍一看是一个很美好且切实的口号,到咪蒙这儿怎么就变了味?

因为,在咪蒙的世界里,通过挣钱来买买买的个人消费自由是实现女性人生幸福的唯一通途但就女性整体而言,拥有相对选择自由的并非大多数,而是女性群体中的少数精英和中产阶层。咪蒙的问题在于,她选择性忽略了这样的事实,即她的大部分读者并非具有能与她相当的经济实力,却仍鼓励她们进行自由选择而罔顾实际。

对比下来,如果说ayawawa在小心摸索和教导女性去适应、去顺从,那咪蒙则是抓住了大众的反骨,但她的叛逆最多也只是迎风出拳、不痛不痒在当下的女性话语领袖中,卑躬屈膝者和隔靴搔痒者掌握了市场的半壁江山,真知灼见者的声音却很难传达,这其实也是一个真女权被包围和湮没的困境。

 

Round 3 快餐经济

正如大家所知的那样,咪蒙和娃娃不仅引导话语方向,她们还是两位精明的商人

在这个快节奏时代,人们似乎很难再想象出“生活在别处”的意境,只要打开手机,远方的一切都仿佛近在咫尺之间。就好比“跳一跳”的火爆、近日新世相营销课的刷屏和去年柯斯林辞典发布的年度热词“假新闻”,这些都一齐指向了现代人内心的焦虑——我们不在乎真相,只在乎情绪,不在乎过程,只在乎速成。

在浮躁的社会里,社会的速食化催生了一批焦虑的人,也滋养了一批以此为业的商人。

美国社会学家乔治·瑞泽尔在其著作《社会的麦当劳化》中,颇具前瞻性的提出了社会快餐化的四个表现:效率、控制、可计算性和可断定性。在麦当劳,一切都被量化成可操作和可评判的对象,穿着统一的麦当劳员工日复一日地提供着标准化和均一化的服务。瑞泽尔看来,尽管这种做法是合理且有效率的,但却有悖于基本的人性,并对整个社会的快餐化现象提出了警惕。

《社会的麦当劳化》书影

以这个标准来看ayawawa的理论,一切似乎再也熟悉不过。娃娃为部分婚恋期茫然无措的女性提供了一个简单易学的模版,并在这套模板中不断增添新语词和案例,巩固她一手建立的术语帝国。在娃娃看来,世界上所有人均可纳入她自创的评判标准,就连特朗普和奥巴马也难逃其“魔爪”。

Ayawawa微博截图

可能正如社会的麦当劳化一样,对于不擅长经营两性关系的人来说,尽管ayawawa的理论体系确实可以带来启发,但这种理论很有可能是有悖人性的。

再看咪蒙,作为坐拥1000万+粉丝、头条广告价75万、手下实习生月薪5万的业内大牛,咪蒙的变现能力无需赘言。从江歌案一文中毫不掩饰的戾气,再到对“鲜肉”赤裸裸的垂涎,咪蒙早已抛开文青的过往,用最浅显(甚至粗鄙)的语言和澎湃的情绪,将长句拆成短句,一口一口喂饱受众。

不敢骂的人,咪蒙帮你骂,不敢撒的野,咪蒙帮你撒,如果说ayawawa生产的是快餐运作模式,咪蒙生产的则是快餐本身——一时之内可饱口腹,长期食用只会对健康无益。

三轮battle下来,我们比较了咪蒙和娃娃的颜值、话术和商业头脑,但谁输谁赢依旧是个难题。至少知著君知道,如果流量成为唯一的评判标准,那我们都输得彻底。

最后再给大家一个愉快的思考题如果咪粉和娃粉开撕,你们觉得谁会赢?


 本文图片均来源于网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