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常」老板,剪头发!

深有所感2018-11-11 08:36:07

二月二龙抬头,不少人都会选择在这天理发,一来讨个吉利,二来很多都是攒了一整个正月的,也该剪了。

小时候剪头发,总是有些不情愿的,因为爸妈总会跟师傅来句“给他剪短点”,而我也总会在这个时候抗议。为什么非要剪短呢,可能是觉得男生嘛,头发自然是要短一些的,再者总是剪来剪去的也会很麻烦,浪费时间浪费钱,干脆就尽量往短了来,虽然那个时候剪头发还花不了几毛钱。不过话说回来,为什么连比我小两岁的妹妹也要留短发呢,难道是因为她性格更活泼更像男孩子么……印象中,小妹好像就从来没有留过长发,有段时间倒是接过头发,就是把一缕缕的长长的假发用东西嵌上去,不过经常会不小心扯掉。


我倒不是喜欢留长头发,可还是希望能够遮住眉毛,要是能遮住一边的眼睛就更好了,也不知道当时是怎么想的,留点神秘感?!反正就是会用眼睛死死地盯住师傅的剪刀,略微悲痛地看着纷纷落下的头发,心想着尽量能多挽救一点是一点。



可能是觉得我们俩的头发长得很快,可能是因为不满意师傅的水平,也可能就是为了满足自己的爱好,到后来,老爸索性买来各种工具,开始自己动手了,没错,在好几年的时间里,我和小妹的头发,甚至我妈的头发都是老爸剪的。潜台词就是: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如果说在店里你还能稍微有那么一点自主权,那么当老爸亲自动手的时候,场面就完全不受控制了!看着镜子里的老爸手拿梳子和剪刀,在我俩的头发上来回挥舞,只能无奈地叹气,以至于有时候老爸就不让我们在剪头发的时候照镜子,直到结束为止。然后,面对着我们觉得差强人意的发型,“这样好看,你让你妈说是不是”的话总是一次次的响起。


后来,上初中高中,就不怎么给我们剪了,一来我们也大了更有话语权了;二来发型也越来越复杂了,有些他还是操作不了的;再就是他也越来越忙,少有时间。


去店里剪头发,虽有更多的自由和选择,但也是槽点满满。首先是各种推销。少年,你发质不好啊,给你推荐一款产品护理一下好不噻?少年,你发质很好哎,那就更需要这款最新推出的产品来护理一下了!少年,你刘海有点自然卷,推荐你烫这款造型呢。什么,不想烫啊,那我们给你拉直吧!少年,你办的有卡么,没的话可以办一张哦。办过了?正好,最近有新的会员卡充值活动啊……总之,推销各种洗护产品、推荐各种烫染造型、推荐办卡办会员,叨叨个没完,也不管你爱不爱听。其次,总免不了要排个把小时的队,要是排在前面的是男生还好,没几下就剪完了,要是女生的话,那就等着吧,因为除了洗头发吹头发修头发之外,她还可能要烫要染要拉直板,而要是前面排了好几个女生的话,得了,你还是回去吧,等吃完饭再过来……



除此之外,你还要忍受那有一搭没一搭的找话茬,以及满屋杀马特风格的理发师傅,哦,不对,应该叫发型师,有时会想,他自己的头发都搞成这样一副没救了的样子了,还要怎么给我剪?!更让人觉得违和的是,好多店还非得给发型师起一个英文名字,这本无可厚非,要是在合适的城市合适的场合也行,但你不能不顾实际情况刻意地模仿和跟进啊,好家伙挺洋气啊,Tom and Jerry,come一下,给这位大爷介绍一下最fashion的造型……


在你坐好之后,有的发型师会问你想怎么剪,是修短还是想换下造型,要是换造型的话他会给你推荐适合脸型和气质的,这类算是比较专业的了。还有一种是没有自己想法的,他会不厌其烦地问你,你想怎么剪?要留多长?这样可以么?刘海要怎么处理?鬓角多短?要掏薄多少?后面要剪到什么程度……似乎他的每一刀都要征求你的意见,都需要得到你的指点!拜托,我就一顾客,又不是你师傅,你干什么都问我,最后是你收我钱,还是我收你钱?!与此相反,还有一种是特别有自己想法的,把你的话当耳旁风,任凭自己的喜好在你的头上放飞自我,凡事都是他觉得怎样怎样,好像在文艺而深情款款地说:我在剪你的头发,但与你无关。



还有一个让我耿耿于怀的问题,那就是洗头发。从小到大,几毛钱的剪过,几块钱的剪过,几十块钱的也剪过,但对于洗头发这个事,印象里好像从来都没有让人满意过,就算仰躺的那种也还是会把你的脸上、耳朵里搞得都是水,用的劣质廉价洗发水就更不用说了,洗头发的基本上还都是临时找来帮忙或者实习的,理念就是最后只要把洗发水泡沫冲干净就行了,但单就这样的要求还不一定回回做到。在他们看来,洗头发好像是再简单不过的事了,随便敷衍一下就好。当然也有一些会给头部做几分钟简单按摩,但他们一般都不会保持安静的。



到此,可能会有人说,有能耐你自己剪啊!对啊,说不定有一天我真的就自己剪了。你知道么,从好几年前开始,我爸就开始给自己剪头发了,洗手间里有两面正对着的镜子,而他,就站在中间一点点地修整,手法也愈发娴熟了。直到现在,他要是看到我和小妹的头发有哪些不满意的地方,还会忍不住地说一句:这儿太长了,那儿没剪好,要不要我给你修一修?又有时,也会指着两个小外甥的头发,开玩笑地说:还没我剪的好呢。


现在看来,他剪的头发不会是最好的,但却一定是最最用心的,一次次的修剪,一次次的比照,一次次的打磨,一次次充满骄傲和满意地看着我们,就像是一名雕刻家,在欣赏和品味自己不辞劳苦、倾力打造而成的作品。看,这是我秀气的儿子和英气的女儿,尤其注意他俩的头发(以及我刚才分别用的两个形容词……),都是我剪的哟!


二月二,不仅是剪头发的好日子,这天,也正好是我爸的生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