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婚风采】不入赘但养岳父母终老/当年穷女婿出息又孝顺

东方生活报2019-01-17 06:48:40



“谢谢大家多年来对我工作的支持!我喜欢这份工作,但我要回家侍候我老伴,让她享受幸福的晚年生活。”今年年初,在乡镇关工委、老龄委改选工作中,盐都区滨湖街道77岁的乐有良婉言谢绝大家挽留,主动辞去街道关工委主任、老龄协会会长等职务,回家给老婆陈粉兰当专职“保姆”。对他50多年来,和老伴相亲相爱、一路走来的人生经历,参与选举大会的老同志报以热烈的掌声。



他半路上被追回当女婿


54年前一个春暖花开的日子,盐都区尚庄镇丁村25岁的青年农民乐有良经人介绍,到3里路外的新仇村陈金潭家相亲。

陈金潭家里有三间砖墙草盖主屋,还有两间小厨房,当时家境在村里数一数二。22岁的女儿陈粉兰是独生女,长相甜美又勤劳。想招婿入门,撑门立户,养老送终。上门提亲的络绎不绝,竟没有一个中意的。

乐有良有文化,说话通情达理,陈家一眼就看中。当陈家提出“入赘”的事时,乐有良诚恳地说:“奉养老人这个担子我挑,但我家也有父母需要我侍候,入赘之事不可能。”说完,就转身离开陈家。在回家的路上,介绍人不停地责怪他:“你家穷得叮当响,弟兄5个,错过陈粉兰,你这辈子得打光棍了。”乐有良态度坚决:“打光棍也不当上门女婿。”话没落音,陈金潭从后边追了上来,喘着气问乐有良:“我再问你一句,你真能挑起我夫妻养老送终的担子?”乐有良掷地有声:“女婿如半子,照应侍候老人是义不容辞的责任。”陈金潭听了这话,一块石头落了地,把他拽回头,也没提什么条件,就定了亲。经过两年考察后把女儿陈粉兰嫁到乐家。乐奶奶说:“当时,我们一家人都看中了有良,他为了父母宁愿守穷不当上门女婿,很有骨气,嫁给这样的人有指望。”乐有良兄弟姐妹8个,他排行老二,父母是地地道道的农民,家庭经济困难,全家人就住在一座三间茅草屋里,与陈粉兰家对比,一个天上,一个地上。陈粉兰自愿嫁给他,他从心底里感激她,心里打定主意,一辈子都得好好待人家。



待岳父岳母如父母


乐有良是一个诚信的人。几十年来,对待岳父岳母如父母。1977年11月的一个晚上,新仇村第1生产队在场头水稻脱粒,机工给脱粒机上皮带时失手,皮带套上了陈金潭的内侄周方明头上,当场身亡。周方明21岁,是陈金潭从舅老爷家领回来的,准备让他撑门户,减轻女儿女婿的负担,想不到突然死亡,两位老人有轻生念头。为了安慰老人,乐有良和老婆商议,全家搬到岳父家住,成了不是入赘的“儿子”。

1987年,乐有良调到大纵湖乡任副乡长,每逢节假日,夫妻俩都骑车回到岳父家,帮家里种承包地,除草、施肥、收割庄稼。每次回家,都带上大纵湖的水产品给老人品赏。

1995年8月,乐有良发现岳丈陈金潭吃饭不畅,有时还打嗝,就把他带到大纵湖医院进行身体检查,发现患上了胃癌,需要手术。考虑到方便照应,又要保证手术效果,乐有良跑到盐城市三院,请来专家做了手术。

住院期间,乐有良白天工作,晚上就住病房,服侍病人,端茶送药、清理垃圾等,忙前忙后,不认识的医生还以为是他的亲生父亲住院。岳父握着他的手说:“当年真没看错你!”

不幸的是,五年后岳母也患上了肺癌,还是晚期,不能手术了。为了让老人减少疼痛,度过最后的时光,乐有良四处奔跑购药,下班后,按照农村的风俗用砖头小灶熬中药,给老人喂药,还要打水泡好第二天的中草药。他也年过半百,起早带晚的工作,还要服侍老人,但他从没叫过一声累。岳父岳母先后去世,乐有良带全家人守孝、送葬,按地方风俗办事。村里人夸奖说:“老陈半路上追回的女婿比儿子还孝顺。”



他俩五十多年没斗过嘴


“结婚时,他家父母腾了一间草房给我们做新房,房里只有一张简易的床,一张木板搁的梳头桌子。”陈粉兰回忆:“当时有人对我说,你嫁给乐有良,你是从米箩里跳到糠箩里了。我回答,只要他对我好,吃苦受累也心甘情愿。”

结婚后,他俩白天参加集体干活,起早带晚地罱河泥脱土坯,购买几根毛竹作桁条,用自家长的树作房梁,三年后建起了三间土墙草房子,有了安乐窝,1968年冬生下了女儿乐如霞、1970年生下儿子乐如胜。

乐有良在村里表现积极,学习勤奋,1969年冬天担任了大队(现在的村)的大队长兼大队会计,1970年加入了党组织后,调到尚庄镇尚北大队任党支部书记。由于他工作出色,1976年任尚庄公社革委会副主任,1987年调任大纵湖乡任副乡长,退居二线后,又干了22年“五老一关”工作。

乐有良深有感触地说:“自己工作进步,很大一部分的动力来源于陈粉兰。她从不拖我的后腿,所有家务和责任田的活全由她包了,还要服侍双方的父母,我不好好工作拿出成绩来,就对不起她了。”

乐有良对陈粉兰关心有加,星期假日都赶回家帮着干活,感情十分融洽,50多年,没打过一次架、斗过一次嘴。陈粉兰年老体弱,他都帮着她剪指甲,身体不好时,帮她擦身子。去年秋天,陈粉兰从楼梯上滚下来,瘫痪在床,正好碰上“退协”改选,他婉言谢绝领导的挽留,回家侍候她。为了方便老婆活动,他从大纵湖集镇回到尚庄乡下老家,住进平房,每天搀着陈粉兰在门口锻炼身体。在他的帮助下,陈粉兰终于能行走,生活自理了。每天清晨,乐有良陪她散步,一同欣赏收录机里的淮剧唱段,自己钓鱼也带个小板凳让她坐在身边观看。


刘庆宝 本报记者 孙志华